Worldwide Sites
Contact
Find A Church
Documents & Lists
Site Settings
LogoHome My Church   Daily Walk     Bulletin   Events   e-Library   Order  中文 
e-Library Home |  Browse By Category |  Study the Bible |  Read the Bible    
(No Title)
TOC | Previous | Next

王惠姬

常在教會聽到人說,真耶穌教會早期沒有什麼知識分子。對照《聖經》說:你們蒙召時,有知識的不多。可見並非一個都沒有。

1920年代中期,受日本統治的台灣,開始有真耶穌教會建立,其中就有數名知識分子,如張撒迦、黃呈聰、王慶隆等,其中以黃呈聰擁有日本的優秀大學學歷,最引人矚目。他參與知識分子非武裝抗日的諸多活動,後來棄而致力改造人心的傳教工作。

惟以往有關黃呈聰的研究論述,多屬1925年以前對經濟、政治、文化運動的過程與得失,缺乏1925年皈依基督教真耶穌教會以後的詳實描述。

吾人對他的一生,只能從一般歷史學者的論述,略知他從事政治文化運動,而不諳他信仰宗教的努力;或者從教會文獻及耆老口中聽見他的一些作為,總是缺乏對他較完整的認識。

一般華人歷史學界筆下,或不涉獵宗教、神學,或不熟諳基督教研究,或不欲涉入教派論爭,加上真耶穌教會檔案文獻尚未對外公開,有些人惟恐落入個人崇拜的迷思,認為人的歷史不重要,也有所謂「忘記背後,努力向前」的說法。

然而,「以史為鑑,可以知興替」,歷史做為一面鏡子,對人在日光之下的表現,具有「鑑往知來」的功用。《聖經》中充滿諸多人物與信仰的故事,必然有其用意。或許對人的了解愈多,愈清楚人的極限,愈能破除對人的盲目崇拜,更能戒慎恐懼地把自己與他人「看得合乎中道」。

緣於此故,本文擬運用真耶穌教會的史料為主,從歷史傳記的角度,對黃呈聰的生平做更多面向的描述,嘗試「究天人之際」的探討,供作關懷此題者參考。

黃呈聰(1886.3.25-1963.7.20),1字劍如,2彰化縣線西鄉十五張犁(今為德興村)人。父親黃秀兩為地主,母親王蜂,育有4子2女:長子與次子早夭。黃呈聰排行老三,3下有弟呈超及姊妹二位。4

1895年台灣割讓日本,他10歲,已經懂事,耳聞目睹外來政權的專橫獨裁,遂漸萌生不滿情緒。日據初期,他家的戶籍改為台中州彰化郡線西庄,後再改隸台中廳下見口庄寓埔。5

黃呈聰在1903年畢業於彰化第一公學校(今彰化市中山國小),同年考入台灣總督府國語學校實業部,1907年3月畢業,憑藉所學及家中雄厚財力,經營實業,如鳳梨罐頭業(為罐頭公司支配人),輕便鐵道業、精米業及糖業。6

又以總督府國語學校所教授的「國語」即日語,以便畢業的學生到各地教台民日語,因此黃呈聰也曾在公學校服務。他還在黃隆慶名下經營農業。7

1917年獲台灣日本總督頒授紳章。可以說他在投入實業方面,十年有成。不過,他不以為滿足,見及日軍的殘暴虐殺,後來竟稱那是「臭狗牌子」,8棄商就學。

黃呈聰既萌生進修念頭,遂遠赴日本,考入東京早稻田大學政治經濟科,1923年3月畢業。留日期間,正值東京台灣留學生逐漸凝聚力量,他們想從武裝抗日逐漸演變成非武裝抗日。

他在那裡認識了霧峰名家林獻堂、黃朝琴(後為第一銀行創辦人)等人。黃呈聰自稱在「大學專攻政治和經濟,愈明白世界上政治和經濟的大勢,莫不是操在白人手中,在社會上演出許多的優勝劣敗的實況,……什麼叫做人類愛,人道,正義,國際道德,文明人的使命,這通通是假冒的,……」9

他有感於過去歷史證明國際上的政治和經濟關係,都以實力為本位,成王敗寇,實力就是他們所標榜的正義。此所以日本人對台灣人的不平等待遇,為了謀求台灣人的幸福,遂於東京參加台灣留日學生的結社,如「啟發會」、「新民會」。

新民會於1920年1月11日成立,他擔任社會部長,是兩位幹事之一,顯然為該會核心人物。10新民會會員約50人,會長是霧峰名人林獻堂;綱領是「專為研究台灣所有應予革新的事項,以圖謀文化的向上為目的。」

主要從事要求「台灣議會設置請願活動」,從1921年1月到1934年9月的13年間,共發動15次請願,扣除重複參加的人有12,000多人簽名。

此外,1920-1930年間,新民會會員也分別參加島內民族運動成員所發動的活動或團體,如「六三法撤廢運動」、「台灣議會期成同盟會運動」、「新台灣聯盟」、「台灣文化協會」、「台灣民黨」、「台灣民眾黨」(1927-1931)、「台灣地方自治聯盟」(1930-1937,楊肇嘉倡組)等。11

黃呈聰曾參加「台灣議會設置請願活動」,雖經多次請願,直到1925年仍未得日人允准。1921年12月29日,新民會的實踐部隊「台灣青年總會」召開常會,他被選為總務幹事,也就是會長;12該會同時議決組織演劇團二七。這些都志在喚醒台灣的民族意識。

黃呈聰留學日本期間,熱衷於政治運動。如1920年台中州底下新立「線西庄」,他出任第一任「庄長」。次年他利用假期返台,以擔任台中下見口「區長」(即今鄉長)身分,於1月10日與彰化郡五位庄長聯名,向當時的台灣總督田健治郎建議廢除連坐惡法──「保甲制度」,事後在官憲的壓迫下,卸去區長職。13

但他鍥而不捨地興革政治,且曾設籍台中市永樂町(有電話)、台北州台北市下奎府町與永樂町、14台中廳二八水庄(今稱二水),以便從事政治運動。

如此,他有機會出任台中市(州)協議會會員。15他啟迪蔗農,發動他們爭取權益。為了廣大蔗農的利益,1924年在線西組織甘蔗耕作組合,以反抗日本殖民政府的糖業政策,可惜未能成功。同年10月29日,他又偕林獻堂向台灣的日本總督提出長篇「台政改革建白書」,要求十二項改革。

此所謂「二林蔗農事件」。結果仍以失敗落幕。16黃呈聰憑藉銳利的筆鋒,為民喉舌,雖然如同小蝦米對抗大鯨魚,未達立竿見影的效果,但他反威權、反殖民、反專制的精神,值得肯定。

台灣的知識青年在提出設立台灣自治議會之外,又為提高台灣民眾的文化起見,1921年成立「台灣文化協會」。黃呈聰也是該會主要幹部。他還在東京的《台灣青年》雜誌發表年初雜感,表明將再踏出堅定腳步,為鄉梓奉獻己力。17

黃呈聰也是台灣提倡白話文的先驅之一。1922年6月,他與早稻田同學黃朝琴至中國大陸旅行,見五四運動以後白話文的推行成效,對普羅大眾的影響力,較文言文為大,返台後與黃朝琴共同鼓吹白話文運動,效法祖國的發展新文學。18

他希望改革台灣民眾愈見生疏的文言文,透過思想啟蒙的力量,來從事抗日運動。事實上,1922年1月的《台灣青年》第四卷一號,刊載陳端明所撰的〈日用文鼓吹論〉,先已揭櫫台灣白話文運動,但當時似未多受注意。

1922年元旦由《台灣青年》改稱的《台灣》雜誌,發行第四年一號,擔任該雜誌社幹部(取締役)的黃呈聰,19發表〈論普及白話文的新使命〉一文,同刊還有黃朝琴所撰的〈漢文改革論〉一文,台灣新文學運動才正式展開。

作為台灣的知識分子,曾經留日的黃呈聰,選擇向祖國──中國看齊。他對台灣的語文改革運動,力主以中國白話文為提倡與推動的參考,也使彰化(璜溪)成為新文學的發軔地。往後他的文字已以現代華文為準,夾雜閩南白話(參閱本文附錄黃以利沙所撰各文)。

為普及白話文,台灣雜誌社又於1923年4月15日在東京創刊《民報》,兼用日文與漢文,漢文是採白話文。這是當時台灣人唯一的喉舌,黃呈聰出任庶務主任,參與編輯工作;主幹林呈祿,成員還有蔣渭水等台灣留日學生。

6月,黃呈聰與王敏川自東京返台,22、23日在台灣公會堂(今稱中山堂)舉行大演講會,20宣傳該報使命,勸募讀者,舉辦全島巡迴演講。他也在《台灣民報》提倡通俗的白話文與婦女參政,主要言論在比較台灣、中國與日本的婦女解放運動。21

1924、1925年更先後在該報發表〈對於台灣人兵役義務的問題〉、〈應該著重創造台灣特種的文化〉兩文。前文質疑日人只要台民繳稅,而不必像日本人一樣服兵役,是台民的「忠實奉公」有問題;後文則強調台灣不必一味保守大漢傳統,也不必單要模仿日本西化,要創造自己的文化特色。22

黃呈聰推展白話文的用意,雖獲得文化運動者認同,但在路線上卻出現同志不同調,蔡培火、郭秋生等人各有見解,也有不同的堅持,長久下來,影響白話文運動在台灣的推展,黃呈聰也深受打擊。幾年後,該報被日人禁止發行。

儘管如此,黃呈聰在1920年代所發表的3篇論文,代表那個時代各種社會運動訴求的張本。他的台灣改造論,更是1920年代反日運動的普遍認知。

他的思想,代表1920年代台灣反日精英的共同理念。他的主張與見解,尤其是他作為啟蒙運動的理論健將,創設台灣的特種文化。正如他自己所說的:「凡要革故鼎新的事,都要首唱不落人後。」他成為抗日民族運動史上的志士先鋒,更是台灣本土意識的精神指標。

1920年代的台灣知識青年,為爭取自由與平等,曾向日本議會要求政治上的平等,並發起文化運動,在東京創刊《台灣青年》、《台灣民報》兩雜誌,後在台北發行日刊新聞《台灣新民報》,宣傳其主張,繼續其鬥爭。

雖屢次受到日本官憲的壓迫,未嘗有所屈服。其中有一部分知識分子,渡過福建,擬先興學培植青年鬥士,並與國內人士聯絡,以期達到目的。當時台灣總督府的單行法規不適用日本本土,使得台民到日本不用護照,日本到中國大陸也無須護照。

許多台灣人遂利用這條路線回去大陸,且多至福建廈門一帶;惟若直接返台,因無護照就會被罰。黃呈聰等一些台民,曾因此向日本有關單位抗議,獲得總督府警務局長答覆:「居留內地(日本)渡航支那,可以例外不受處分,但在台灣就存有渡航支那的動機,無護照前往內地,然後渡航支那者應受處分。」有人遂稱當時東京是到廈門的捷徑。23

對政治、文化多有涉獵,且工作經歷豐富的黃呈聰,在對白話文運動失望之餘,於1925年5月辭去《台灣民報》主任職務,24又為走避日人跟監,舉家遷回福建漳州老家,想在社會上經商辦學等。25當時,其父和其弟呈超先至漳州,再帶領黃呈聰等家眷來漳州。26

他們從長老會進入安息日會,至1925年風聞有真耶穌教會出現,就率先寫信邀請該會傳道人,同年秋該會傳到莆田石碼,黃呈超抱著懷疑的態度前往查考,連續三晝夜聽張巴拿巴佈道。27這意外接觸真耶穌教會,從此改變他們的生命及生涯規劃。(待續)



Publisher: 棕樹文教基金會聖靈月刊雜誌社
Date: 01/01/2009
Print
Email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