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ldwide Sites
Contact
Find A Church
Documents & Lists
Site Settings
LogoHome My Church   Daily Walk     Bulletin   Events   e-Library   Order  中文 
e-Library Home |  Browse By Category |  Study the Bible |  Read the Bible    
(No Title)
TOC | Previous | Next

王惠姬

1925年10月,黃秀兩全家在福建漳州歸入真耶穌教會後,將家族回遷台灣,42他帶著妻子王蜂、孫子雄文與雄志先回台灣。43他也將這真道的由來見證給鄉親們聽,大家聽了很受感動,有40多人(多為長老會信徒)領受他的施洗,也有受聖靈的。

以後聖靈在那裡親自作工,有不少孩童看異象。44黃呈超於同年稍後,獨自由廈門返台,將此福音傳給岳父郭歪(長老會長老)及其他親友。隨後,他又獻身傳道,過海到閩南漳州為真道奔走,有相當的功績。45

大約同時,還有其他的台灣人在中國大陸歸入真耶穌教會,如在漳州,張錦章(撒迦)、王慶隆(耶利米)、黃醒民(但以理)等人士;在廈門有吳道源(約翰;1868-1928),各歸入真耶穌教會,受浸得聖靈。

他們與黃呈聰、黃呈超兄弟,在接受真道後,商議台灣傳道的工作。吾人可以從黃呈聰的自述,推知他們念茲在茲的心情:「深感拯救民族唯一的方法是救靈運動;故於1926年春季,領導國內本會傳道者到台灣佈道。」46

1926年春節過後的3月初(陰曆正月19日),真耶穌教會當時的主要工作人員張巴拿巴與郭多馬等人,受邀來台傳教、施洗。他將此事經過,刊載《聖靈報》上,題為〈台灣傳道記〉。

該文首先提到耶穌教由歐美來華,不乏教育、醫療等功業,但所傳教理,人即使信道多年,終不能棄惡從善。如此,反倒貽害非淺。此所以他們被評為假博愛,帝國主義的走狗。然而,真神不棄中華,降下聖靈,使華人自立真耶穌教會,還要外傳,救萬邦,顯明祂的公義博愛。

或以為中華既弱又亂,被人輕蔑,即使真道,如何使人信服?黃呈聰認為許多聖賢偉人,雖出自黑暗時代及卑微地方,卻能行更正人心、指責社會等超凡的事。

如孔子生在春秋亂世,耶穌也生長在最弱的猶太國,他們的教訓或真理,誰能隱沒?何況自天降下的聖靈傳出的真道,誰敢抗拒不遵?真耶穌教會「雖在中國……,去年也有傳到南洋,而發源的張巴拿巴長老,卻還沒有踏出一步到外國的境地,這回特蒙真神的施恩,引導他到了台灣,……便是到了外國去作工一樣的感想。」47

由上段引文所述,顯然當時黃以利沙等台灣人,很尊重張巴拿巴,完全接受張氏所言自己是真耶穌教會的發起人,直到1929年調查真耶穌教會歷史,釐清真相,張氏因諸多緣故被除名,黃以利沙遂在1956年的《真耶穌教會台灣傳教卅週年紀念刊》重刊〈台灣傳道記〉內容時,修正有關的文字。他除了將發源人張巴拿巴長老的那一整段刪掉,也將時間由陰曆改為陽曆,還做一些文字的潤飾。

前文提到,黃呈聰、吳道源(約翰)、王慶隆(耶利米)、黃醒民(但以理)等,引領中國人張巴拿巴、郭多馬、高路加、陳元謙來台。他們一行八人,由廈門搭日本船鳳山丸,一路上風平浪靜,大家都喜樂,說是神的美意,遂常到甲板上禱告頌讚祂。

次日下午安抵基隆港,他們向登船調查旅客的水警聲明是要傳真耶穌教會,獲准先上岸,有幾個新聞記者來問他們在台灣傳道的行程。晚上到台灣的首府台北,宿於鵬遊旅館。晚餐後,大家商量在台行程,擬在台北停留一週開佈道會,再往中南部。

當天夜裡有幾個從前同事的朋友來訪問,黃呈聰對他們表白自己已歸信耶穌,以後要為這道努力,因為宗教運動比政治運動從制度上作改革更好,是由人心作根本革新,不獨可改革社會,使人安心立命,還可盼望永生的福氣,其結局目的為使人類同到真善美境地,故「政治方面的運動是要停止的,……他們說,你變這思想實在是我們想不到的。」48可見黃呈聰的生涯規劃,隨著他的信仰而徹底改變。

他從此轉向宗教運動,提倡心靈的改造,不再參與政治運動及冀望制度的改革。黃呈聰這次返台,為避免被日本政府誤為暗中從事政治運動,他帶著一行人於1926年3月4日上午10點,特地到台灣總督府說明傳道的目的,以及真耶穌教會的由來。

日本總督答稱憲法明定信教自由,若未違背國家法律,官廳不能干涉,且傳道教人為善,有益世道人心,當盡保護之責,但初來乍到,宜謹慎行事,免惹誤解。他們致謝後告辭。

他們一行人在台灣的四十天(3月2日-4月12日)期間,主要的活動內容可分三項:(一)開佈道會、建立教會;(二)與其他教會論道;(三)醫病趕鬼與靈界閱歷。他們佈道立會,均以黃呈聰、吳道源、王慶隆、黃醒民四人在台的家鄉及人際網絡為中心,做地緣及血緣關係的擴展。茲以地理位置分述過程如下。

在線西方面,1926年3月3日晚上張巴拿巴蒙神啟示,要先到黃呈聰家裡。線西鄉親慕道者聽見他們要到,有許多人等著受洗,正盼望快到。次日,同到山上虔誠大聲禱告,懇求真神對台灣日本全國大開傳道的恩門,使真道趕快傳遍於各地,人人人同為真神的聖民。

上午9時坐急行火車動身,下午5時抵黃家,有很多親戚和靈胞來車站歡迎。次日,在黃呈聰家裡講道,慕道者很多。有幾個靈胞請張長老給他們按手。這一天(3月5日),吳道源與高路加兩執事由彰化分開,向台南去;黃醒民、王慶隆也分別往彰化、清水方面傳道。

3月7日,到塭仔開頭一次的宣道會,有兩百多人來聽。這是抵台後的第一次開會,有五、六個官廳的人來聽,聽了都說很好。8日在線西公學堂開會,有四百多人來聽,不少人受感動,其中有和美的警察部長,請他們次日到和美開會。

9日遂赴和美,在車站裡遇見將往黃以利沙家的黃醒民與王慶隆,遂邀同至和美開佈道會。他們輪流向四百多位聽眾證明真道的憑據;有人評論這種與往昔大不同的獻身且甘願勞苦,才稱得上「真傳道」。

3月10日,在黃呈聰家附近的河裡,張巴拿巴與郭多馬長老親自下水施洗63人。當天在黃呈聰家裡成立真耶穌教會,張巴拿巴按立聖職人員;長老有黃秀兩(聖名約書亞)、黃強(聖名迦勒);女執事有陳阿賢(聖名愛主,約1897年生)、謝娥(聖名信主,約1896年生)。

49這是台灣第一間教會。黃呈聰也在這一年3月由張巴拿巴按立為長老,聖名「以利沙」。50(下文均用此名)因此,他本人、妻子及父親,都成為台灣教會最早期的聖職人員,幫助線西聖工。次日,在他家講道,並給新受洗者按手,有1人受聖靈。3月12日在他家裡守安息日。聚會人多,房子殆無立足餘地。此所以決定4月興建會堂。

1926年3月13日(陰曆2月1日),黃以利沙帶領長子雄飛及張、郭兩長老,到彰化黃醒民家午膳。然後,黃醒民因身體違和,在家休養;他們則在下午坐急行車到台南,投宿群英會館(今公園路氣象站以北)。51

這是吳道源的家鄉。3月5日以後,吳、高兩人到牛挑灣佈道,15日張巴拿巴等四人抵牛挑灣,開靈恩佈道會3天,於18日施洗27人,又有受聖靈數名,都是原屬長老會。

當時長老會甚怕,一面派牧師傳道五、六人管顧自己的信徒,不要信真教會,一面到處宣傳誹謗說他們看了受聖靈者,是起癲狂,以妨害佈道工作。52

同日,真耶穌教會成立,按立吳以諾(約1897年生)為執事,聖名「新民」。5320日,張巴拿巴回到台南下榻處,報告在牛挑灣設立教會的經過。3月18日成立的牛挑灣教會,為台灣第二間真教會。

如同前述,3月13日黃以利沙父子及張、郭兩長老抵達台南,黃以利沙打電話到吳道源的店裡,請他與高路加來共商進行辦法。但吳偕高到牛挑灣家鄉佈道未歸,遂委託店員寫信連絡。14日,黃以利沙在台南群英會館裡講道給幾個長老會的人聽。

14日下午,吳道源與高路加到台南群英會館,報告在牛挑灣佈道情形,有三十多人願受洗,建議佈道工作分兩組人進行。於是議決張巴拿巴、陳元謙、高路加、吳道源於15日下午往牛挑灣施洗;郭多馬、王慶隆、黃以利沙及黃雄飛,留在會館,起稿〈聖靈要道〉,兼可對慕道者說明真耶穌教會宗旨,等全體回來,再開佈道大會,向一般人講道。

15日上午,張、郭兩長老和黃以利沙同赴台南州廳訪謁州知事喜多孝治,受到歡迎;黃以利沙還聲明這回到台南是要傳真耶穌教的道理,也獲允許。16日,郭多馬執筆續稿〈聖靈要道〉,以便佈道。

3月22日午後1時半起,在文化講座(公會堂,今稱吳園)開會講道2天,聽眾頗多。他們按前一天商定的,先貼廣告於各處,還預備印刷〈聖靈要道〉2000張。當晚7時起再開,聽眾大多來自長老會。54

23日的情況相近,吳道源、高路加從牛挑灣回來,當晚同赴會場幫忙。〈聖靈要道〉成為台灣真耶穌教會印行的第一種文字傳單,55後來延用至台灣支部時期(1926-1947),但改由黃以利沙署名,傳單為18開,摺為8頁。56也可見文字傳道的功用與重要。

3月24日下雨,除了讓高路加、黃雄飛再到牛挑灣,多講些道理給初受洗者聽,並幫助他們迫切求聖靈,其餘的人在群英會館休息,次日早上乘快車到彰化,陳元謙、王慶隆留彰化,黃以利沙及其子帶領張、郭回黃家;26日在黃以利沙家守安息。

因雨延後一天,至3月28日早上搭火車抵彰化,宿於興業組合樓上,決定在當地開宣道會2天。29、30日的午後2時及晚上7時半起,均在「彰化座」講道,聽眾很多。

31日在林篤勳君宅,邀請知友二十餘人開茶話會。張、郭兩長老均講真道的要領做分享。這一天,高路加、黃雄飛由牛挑灣到彰化,次日上午抵達會合,本擬開宣道會,惟因台中市正逢展覽會,人潮混雜,隨即中止講道,宿於黃況宅邸,只對個人傳道。

4月2日上午到清水,宿蔡淑崙宅,預備次日講道事;晚上在王慶隆的舅父蔡敏庭家講道。接下來的兩天(3-4日),在王慶隆的表兄蔡介和(1876-1953)的住宅講道,聽眾多來自長老會,包括住隔壁的親戚詹阿甜及其子蔡景軾,蔡景軾且領受聖靈。57

有一位英國女傳道聽聞此事,特地到清水看顧她的會友,雖然有些信徒順命不敢來聽,但仍有不少知識稍高能自主判斷者特地來聽。5日下午2時,在鹿寮(今屬沙鹿)林 (1877-1953)宅附近施洗11人,成立清水真耶穌教會。58

次日,高路加、王慶隆暫宿在清水,幫助受洗者求聖靈,並多講些真道,以堅固信心。黃以利沙與其他人由清水乘火車到台北,投宿鵬遊館。

4月8、9日兩天,在台北文化講座開宣道會,雖然天雨,來聽的人卻很熱心,每夜約有五、六百人,也有感動而對他們表謝意。

3月14日晚上,有一些長老會的人來聽道,拿一張羅馬字白話傳單給黃以利沙,是長老會高金生牧師所撰「談論真耶穌」的論文,內容多屬不實,不值得議論。15日晚上,長老會的神學生和信徒共十數人來問道。郭多馬向他們講一個多鐘頭的聖靈要道。

他們臨走時,有一位看似長老會傳道者起身問:你們是要破壞台灣的教會,還是要設立教會?郭答稱此行是傳聖靈的真道,使人曉得聖靈的要緊,成全像使徒時代那樣的教會,不為名利,不分教派,要建立真的耶穌教會,有耶穌的言行、使徒的榜樣,使人能完全得救,都是自願受苦難,效法基督的步調,專為榮耀耶穌。提問的人聽了就回答,這樣做才是真傳道,辛苦可佩。

16日,又有些長老會的學生來問道。他們表明學校剛放假,再過三、四天有四、五人畢業,將赴派任處當傳道,想連續來聽講真耶穌教的道理,做一番查考。郭多馬就有組織地講給他們聽。

17日,那一班神學生再來,其中有一個新來的,他們開口便要求告知彼此不同處,郭多馬就將長老會所有和《聖經》不對的地方,逐條指摘,根據《聖經》說明給他們聽。次日,神學生照舊來聽道,也有反問兩三項,然後就回去。19日4點鐘左右,神學生又來聽道。

3月18日,有一長老會信徒來聽道,提到他看傳道、牧師只求討英國差會者的歡喜,不服從《聖經》中耶穌的教訓;看重教會有錢有勢者,不公平款待會友;濫用牧師職權,以中會、大會的議決轄制信徒的自由。

他出示一張寫給全台各教會長執的白話羅馬字印明信片,內文大意謂真耶穌教會有13人自中國來台,到處擾亂該會,破壞會友信仰;中會議禁將禮拜堂借他們講演,會友家也不宜接待;還引《聖經》文句「太十三21-22」,署名「大正十五年三月十三中會議長高篤行」。可見真耶穌教會來台傳道,長老會甚受衝擊。

他們的抗拒真道,使黃以利沙想起耶穌的話:「……因為你們正當人前,把天國的門關了,自己不進去,正要進去的人,你們也不容他們進去。」(太二十三13),他認為該會應當先研究真教會的道理,「如有不合聖經的地方,可以來辯論,……只管在他們的教會裡頭誹謗我們,實在是替他們可惜啊!大家應當替他們禱告,求神開他們剛硬的心……。」59

3月20日上下午,郭、王和黃三人受長老會信徒電話邀請,赴他們的禮拜堂,聽英國牧師劉忠堅評論真耶穌教會。劉說在外國每一世紀都不乏假先知、假基督迷惑人,但不到十年大都消滅;真耶穌教也不足為奇。他要信徒不要懼怕、動搖。

下午,他又無知地誹謗說,要張巴拿巴不用翻譯,用方言說出台語,若不能像使徒時代說方言使別國人都聽明白,就是沒聖靈,欺騙軟弱無知識的人;真耶穌教說洗禮要下水,是外表的,若有人喜歡下水也可以;安息日已被廢。

他要信徒不要對他們辯駁、接待云云。他們三人臨走時,因黃在門外碰到兩友,是長老會的中心人物,遂答應再給劉機會,來聽真耶穌教會的道理。當晚,劉和十幾人到群英旅館問道。

張巴拿巴一行甫自牛挑灣抵台南,就逐次引《聖經》,解說方言和聖靈的真道(徒二4;林前十四2以下;弗一13-14;約十四16-17)。大意以五旬節聖靈大降,彼得等門徒被聖靈充滿,按著聖靈所賜的口才,說起別的語音就是方言,那時由各國回到耶路撒冷守節的敬虔猶太人,驚為鄉談,其實是神開眾人的耳朵所使然。

使徒用一樣的方言說給各人聽,不會聽的就說他們被新酒灌醉。方言不是世上的言語,是門徒在心靈對真神說話,講述各樣奧祕,人不能聽出來。這是人得聖靈以後才有這恩賜。

再據《聖經》考查耶穌復臨之期已近,黃、張一行人要幫助引導沒受聖靈的信徒,迫切懇求聖靈,以曉悟萬事,達到真正得救的地步,不是要爭奪信徒。劉答稱得聖靈確實要緊,他們未盡忠於主而未受聖靈,以後要切求聖靈;因為看見猶太人回國,就知道耶穌快要來了。

不過,劉忠堅以尚不知真耶穌教會的宗旨為由,不允借會堂講道,張巴拿巴加以辯駁,宣稱:大家若遵守《聖經》的話,實行耶穌的言行,效法使徒的榜樣,道理應該一樣,還有什麼宗旨不對?耶穌豈不是一位?《聖經》豈不是一樣?若真是耶穌的門徒,同屬一個靈的弟兄,應當相親相愛同心合力推廣真道。

會堂是崇拜真神,並宣傳耶穌的道理給人聽的地方,怎能禁止宣傳耶穌的道理呢?這一次的對話,黃以利沙記述詳細,文字最後還註明:「和劉先生講的,還有很多的道理,可惜因為紙數有限,不能詳記,就此擱筆。」60

3月18日晚上,另有長老會的三人來,謂久已不滿教會的牧師、傳道和長老的為世利重富輕貧,不實行《聖經》的話,七、八年前就想和同志獨立一個全依《聖經》的模範教會。

聽聞真耶穌教會傳道到台南,想來洽詢合作意願。真耶穌教會的聖工人員婉拒,因「我們是全憑聖經的教訓,服從聖靈的引導來傳末世的真道,不是要和人分爭結黨的,所以你們要查考我們的道理,倘使明白真道可以入本會,不要另立教會罷。」61

4月7日晚在台北,有長老會的牧師、傳道十幾個來訪問,張、郭兩長老各講些道理給他們聽。他們當中或有說,既同是信主的兄弟,對遠來傳道,表達謝意。

3月19日安息日,上午跑到公園的山上唱詩禱告,郭多馬講好多神的奧妙的道理,來堅固大家的信心。在公園裡用午飯後,回會館休息。他們的工作態度,總是凡事祈求感謝。

19日安息日下午3點多,黃以利沙正躺在床上,忽然看見天花板裡,有2個綠色的影兒,長4吋闊2吋正在行走,他就說:「奇怪啊!有兩個綠色的影兒,在那裡行走,你們看見嗎?」大家站起來看,都沒見到,只有他看見,當時四面的門都關著,又沒窗戶,也沒有光射入或反射。大家正奇怪的時候,他連看兩回以後就消失。62

這是黃以利沙首次被魔鬼攪擾,也是在〈台灣傳道記〉中的特殊記載。後來他在寫《啟示錄研究》時,也常被魔鬼攪擾。但他都能靠神而處變不驚,置若罔聞,終於蒙恩勝過,甚至將此經驗傳授楊約翰長老娘等人。63

下午,黃以利沙看到魔鬼之後,不到一刻鐘,會館裡的人帶一老婦人來見他們。她伏在地床上哭說自己是教會的人,獨子犯癲狂,牧師助禱無效,往後若不見好轉,她將餓死,「聽說你們是真的耶穌,會醫病趕鬼,請你們替我祈禱,使我的兒子好起來罷。」他們就為她跪禱,求耶穌憐憫。

禱告才結束,她的兒子手拿《聖經》和詩各一本,就跑上他們坐著的床,郭多馬命令他舉手、跳腳,他都照做,但叫他回去,卻說不,還大喊「哈利路亞」。

他們看附著他的鬼還要惹事,就大聲說:「哈利路亞,奉耶穌基督的名,撒但退去。」他才安靜地回去。20日晚上,那母親又來,說她兒子很好。他們再應要求代禱。次日,這母親又來說,她兒子已痊癒。

4月5日,南京聖靈報社來信催促張長老趕快回國,因為神學會期迫,於是張長老決意回國,本擬自台灣要赴東京傳道。至此不得不暫停,待後日有機會再說。9日,高路加、王慶隆到台北。

4月12日(陰曆3月1日),張巴拿巴、郭多馬、高路加、陳元謙、王慶隆一行,由基隆搭開城丸回國。當天早上細雨紛紛,似乎天也跟人一樣離情依依。

黃以利沙歸結這期間的傳道成果:「不過一個多月之久,而設立了三個教會,嚇得老會神不附體,台地的基督教因此被提醒的很多。雖然期日不多,而撒出的良種於台灣,此後的長成繁殖,實在不可限量的。感謝救主耶穌的鴻恩……。」64

據1926年9月的《聖靈報》刊載台灣來信,報告最初的三間教會在半年間頗有發展。

(一)線西:張、郭兩長老到台灣,在和美、線西有受洗者63名,以後每月受洗數十名,到1926年8月底,已有二百多人,每晚聚會達一百多人,信徒都是因聽道大受感動來信,其中有三分之一來自其他教會。1926年4月興工建新會堂,8月底也已完工,費達二千餘元,可容三百多人,還有男女祈禱室各一間,信徒每安息日在此聚會,熱心崇拜神。

(二)清水:當初受洗雖僅11人,但聖靈親自做工,啟迪人心,兼之受洗得聖靈者,都熱心向各處見證真道,到1926年8月底為止,已達五十餘名,同時正在籌劃蓋新會堂。(三)牛挑灣:靈胞受長老會諸多誹謗,人數無增減,但都熱心為真道奔走,信心堅固。65

此外,台中市的教會,也在這一年10月30日(安息日)由黃以利沙首設,受洗者二十多人,立郭歪為長老,聖名為腓利門。黃以利沙去函報告總部,當時黃但以理執事駐在台中,他和靈胞每天到郭家聚會,並幫助郭長老栽培教會。

大家都虔誠熱心,預定後日要建築一會堂於台中,興旺靈工。信上還說同年11月4日起在線西本會舉開台灣靈胞大會3天,「到期靈工諒必大振,讚美耶穌,阿們。」66

總之,從〈台灣傳道記〉一文,可知當時真耶穌教會的工人來台,充滿熱心,忠實的傳講聖靈要道,且造成台灣基督教界的震撼。他們施洗100人,建立三間教會;在牛挑灣、台南、線西、塭仔、和美、彰化、台北等地的文化講座或公學校,開宣道會,聽眾多至五、六百人,且事先張貼廣告,現場發送單張〈聖靈要道〉,又到清水的友人住宅,傳講得救真道,當時台灣教會勢力最大的長老會,有不少的牧師、傳道、神學生及信徒來查經問道,甚至陸續歸入真教會。

截至1926年9月初,台灣最早的3間教會,以線西發展最快,人數最多;清水次之。線西教會在同年4月開工興建會堂,9月初竣工。9月初,清水教會也開工建堂。67可惜黃以利沙的兒子雄文承繼財產後,將線西教會原址的房地出售,會堂遂被拆。筆者曾於2007年11月到該處一遊,景物已全非,空留回憶。(待續)



Publisher: 棕樹文教基金會聖靈月刊雜誌社
Date: 03/01/2009
Print
Email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