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ldwide Sites
Contact
Find A Church
LogoHome   Daily Walk    e-Library   Order  中文 
e-Library Home |  Browse By Category |  Study the Bible |  Read the Bible    
(No Title)
TOC | Previous | Next

北臺中教會洪哲恩



哈利路亞,奉主耶穌聖名作見證:

你出你入,耶和華要保護你,從今時直到永遠(詩一二一8)。

2015年9月22日星期二,一如平常的上班日,太太郁恩早起準備好早餐,梳妝更衣,一同禱告後,騎機車上班去了。我慢慢漱洗、喝水、看新聞,晚點才要出門。

剛換好衣服坐下喝水時,電話響了。「奇怪,這麼早是誰打電話來?」當時心中有些異樣不安。

「老公,我出車禍了!」

「在哪裡?」

「我不知道……」(電話那端,聽見郁恩在問人:這是哪裡?有人告知了地點)

「我馬上過去!」(地點是離家兩個紅綠燈外的巷口處)

心中想著,太太還能說話應該還好,拿起錢包、手機就往外衝,以跑百米的速度奔向那路口,耳中已傳來救護車的聲響。

遠遠的就看見家中的機車無助地倒在路中央,趕緊奔近,發現郁恩坐在路旁店家熱心提供的座椅上,救護人員剛下車查看。郁恩臉上有兩三道血痕從頭頂至下巴處,後頸衣領處也有血跡,後腦有傷,看她正用衛生紙按著傷處,抬起的手肘也有血跡,風衣稍微破損、安全帽倒在一旁,一臉無神呆滯。

「郁恩,我在這!」

「咦?你怎麼在這兒?」(太太瞬間流下淚來)

「妳打電話給我的,說妳車禍了。」

「我打給你?有嗎?」(太太邊擦著眼淚,我則一臉納悶)

正說話間,警察也來了。接著救護人員先用紗布蓋住太太的傷處,又因見頭部有傷,所以再架上頸圈,防止頸椎在移動時造成二度傷害,然後就讓郁恩躺上擔架,送上救護車。我跟著一同上車,聽著救護車的聲響,想起這是第三次坐上一路呼嘯的救護車,前兩次是跟著爸爸,心中有些緊緊的,眼眶不禁紅了,一路上也禱告求神幫助。

急診室醫護人員為郁恩處理傷口時,我先撥電話給郁恩的學校請假,並打電話給傳道請求代禱。之後郁恩陸續做X光、斷層掃描等各項檢查,然後在急診室等候結果。此時郁恩的思緒已經比較穩定了,問她車禍發生過程,卻是沒有任何記憶……,不知怎麼發生的,也不知怎麼來到醫院。
不久,急診室醫生說明傷勢:後腦傷口處因受到撞擊有些糜爛,部分頭髮會長不出來,以後恐會留有疤痕;大腿、手肘處、臉部有擦傷、瘀血,無其他外傷;短暫記憶的喪失是因腦震盪造成,問題不大;有顱內出血,目前看來還好,但仍須住院觀察。

等待住院之時,二位傳道到醫院探訪慰問,並幫助代禱,隨後不久即轉入病房觀察。從急診室至此,郁恩一直頭痛、頭暈、嘔吐不止,十分難受,而且為防頸部受傷,頸圈仍需戴兩天,非常不舒服。護理師定時來量血壓、觀察點滴,下午為頭部傷處換藥時,看那傷口血跡斑斑,真有些糜爛的現象,看了令人有些害怕。後半天,郁恩時睡、時醒、時吐,我則在旁禱告求神帶領醫治,並不時打電話、傳line回覆各方最新狀況。第一天,就在這兵荒馬亂的情況下度過了。

接下來住院的幾日,郁恩仍是頭痛、頭暈不斷,時時嘔吐,都是以點滴輸入減壓劑、消炎藥做治療。第三天拆除頸圈,嘔吐狀況也緩解一些,能夠稍微進食,儘管進食後不久仍會吐出,但已比前二日改善許多。期間,親人、教會同靈、學校同事陸續來探訪慰問,讓我們在這苦難中得著安慰,心靈平安。

住院第四日,郁恩發現吃東西時似乎沒甚麼味道,或者覺得味道不太一樣,味覺似乎有些異樣,但不甚確定,醫生回應再觀察。住院到了第五日,雖仍頭痛、頭昏腦脹,但狀況已穩定,於中午左右出院。至於味覺的異樣,醫生有所保留,未多作解釋,只說還要觀察。

隨後休息了兩個星期,因為剛開學,且10月有重要的合唱團比賽,因此雖然仍舊不適,郁恩還是決定去上班;但當天即因頭暈腦脹、極不舒服而再度請假,且為了身體著想,怯生生地提出再請假兩星期。感謝神,剛開學不到一個月就請假一個月,實在有些擔心,況且隔月又面臨工作上的年度大事──合唱團比賽,壓力實在不小,還好校方並未多說甚麼,只說安心靜養。期間也順利找到代課老師,且事後銷假上班後,合唱團仍舊獲得好成績,對校方有了交代,壓力盡釋。

然而在生活上,遇到的困擾卻是食不知味,對於愛享用美食的郁恩真是苦惱,食慾大受影響,心情也常因此低落。

回診時提出味覺的問題,醫生判斷是嗅覺神經受損,因為可以嚐出酸甜苦辣表示味覺仍在,但卻聞不出食物的香氣。醫生說,這無法治療,只能開處方箋,吃維他命B12促進神經生長,看會不會恢復一些,並說前六個月是關鍵,能恢復到何種狀況無法預料,一般而言,六個月後就不會再有進展了。得知這樣的消息,實在令人困擾,不斷上網查詢相關資訊,發現也有人因車禍造成嗅覺喪失而無法恢復,有些人雖有恢復,聞到的卻都是臭味,苦不堪言,寧可聞不到。

隨後經由大嫂的協助,也向臺北榮總的醫生諮詢,一樣判定是腦部的嗅覺神經有受損,造成嗅覺的喪失。郁恩的心情一度相當低落,但張超雄傳道見證了父親張長老年輕時,也因為事故造成嗅覺喪失,但卻在好多年後的某天,莫名其妙地突然恢復,以此勉勵我們繼續向神祈求。
此後,我們一方面禱告求神醫治,一方面至臺中榮總做相關的檢測、證明,且至中醫診所做電療。長達二年的治療過程結束後,頭昏腦脹、不時頭痛的狀況解除,但嗅覺仍舊沒有進展。雖然無奈,但也只能接受,慢慢適應。車禍二年後,就在這樣的狀況下與肇事者順利完成和解。
奇妙的是,就在第三年,漸漸有了改變。平日若搖頭晃腦、拍打嬉鬧時,郁恩仍會感到頭部不適,嗅覺依舊不如從前,但卻從完全喪失漸漸有了知覺,從所有東西都沒有氣味,到任何東西都是同一種氣味,然後漸漸有了分別。到如今,有的氣味也還是聞不出來(比如瓦斯味聞不到),有的則是與以往不同(比如咖啡與茶的氣味相同),或與他人不同(比如汽車廢氣竟是香的),各種食物的氣味和以往也都不同,必須重新認知。雖然仍舊沒有完全恢復,但是總好過完全沒有嗅覺,或是所聞皆臭的狀況。

從食不知味的苦況,到現今有了新滋味,也恢復了食慾,真是感謝神的恩典!因為想到當時醫生所說,過了六個月如果沒進展,大概就沒辦法了!所以,如今我們有了這樣的結果,豈不應當感謝、讚美祂呢!

「遇亨通的日子,你當喜樂;遭患難的日子,你當思想」(傳七14)。思想這場災禍,仍是感謝神:

第一,生命猶在,且能正常生活。在車禍後沒幾天,即看見新聞有和郁恩一樣的車禍事件,路邊停車者未注意後方狀況就開車門肇事,但受害者卻被後方車輛輾過導致死亡,這樣的新聞在第一年就看到了三起。郁恩車禍當時是上班時間,車禍當下後方卻沒有車輛,沒有造成更大的傷害,感謝神!每當想到這些新聞,低落的心情也能得到緩解並感謝神的保守。

第二,雖然嗅覺失靈,但卻在醫學統計上不會再有進展的時間過後,嗅覺卻有了進步。除此之外,當時醫生還說,這種狀況有時也會傷到視神經,因為部位很靠近,還好這樣的情況並未發生,而且工作上必要的聽覺也毫無損傷,依舊犀利。

第三,工作上的大事──合唱團比賽,仍舊獲得好成績,沒有因為車禍後的休養影響了學生的表現。
因此,雖然經歷了這樣的苦難,仍舊感受到神的慈愛、憐憫與不斷的保守,更感受到人的軟弱與脆弱,實在經不起那麼一點意外;若非神的保守,豈能隨心所願做這、做那。

如今車禍後已三年多了,神給郁恩留下了恩典的記號,後腦勺有一小塊地方沒有頭髮,撥開兩旁的髮絲猶可見一Y型傷痕,現今看來,好似提醒我們可手比YA,存著喜樂的心感謝神!而我,雖然偶爾聽到一早的電話鈴響,仍不免心中擔憂驚怕;但我相信,無論何所遇,救主的美意必成就。祂必顧念我們不過是塵土,不會叫我們受那過於所能受的;神是配得稱頌的,從今時直到永遠!

在病痛苦難中,親人與主內同靈的關懷訪問,還有各教會許多同靈的愛心代禱,帶給我們身心靈的平安,同工亞蘋、吳永順傳道娘還煮雞湯來讓我們補身,這一切願神紀念。

白晝,耶和華必向我施慈愛;黑夜,我要歌頌禱告賜我生命的神(詩四二8)。

以色列啊,你當仰望耶和華!因祂有慈愛,有豐盛的救恩(詩一三○7)。

凡有智慧的,必在這些事上留心,也必思想耶和華的慈愛(詩一○七43)。






Publisher: 棕樹文教基金會聖靈月刊雜誌社
Date: 03/01/2019
Print
Email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