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ldwide Sites
Contact
Find A Church
LogoHome   Daily Walk    e-Library   Order  中文 
e-Library Home |  Browse By Category |  Study the Bible |  Read the Bible    
(No Title)
TOC | Previous | Next

劉怡昀




你說:我是富足,已經發了財,一樣都不缺;卻不知道你是那困苦、可憐、貧窮、瞎眼、赤身的(啟三17)。

耶穌給老底嘉教會的這段責備,呈現一個強烈對比──「自以為一樣都不缺」,與「卻不知道樣樣都缺」。我們常以為自己的信仰是ok的,有聚會、有事奉、有靈修,卻未必意識到,從神來看的我們,實際上仍有不少問題。這就是信仰上的盲點。天國是努力進入的(太十一12);信仰若要持續長進,盲點必須不斷突破。

關於我們在信仰上可能的盲點,約翰長老用三個面向總結了屬世界的一切事:肉體的情慾、眼目的情慾和今生的驕傲(約壹二16);當我們覺得自己在某方面沒問題,那往往就是魔鬼可以見縫插針、且招招斃命之處。若想保守自己在這末世的大爭戰中不致從恩典上墜落,且能進一步洗淨衣裳得進聖城(啟二二14),我們必須對自己的盲點,有更深刻的認識、反省與突破才行。以下,讓我們針對「今生的驕傲」來進行查考。



一.認識今生的驕傲


1.何謂「今生的」驕傲

因為凡世界上的事,就像肉體的情慾,眼目的情慾,並今生的驕傲,都不是從父來的,乃是從世界來的(約壹二16-18)。

約翰長老使用「今生的」驕傲來描述,並非意味有所謂今生的驕傲或永生的驕傲,而是在說明驕傲在本質上的今生性。所有驕傲都是屬今生的,也就是屬地、屬情慾、屬鬼魔的(雅三15)──驕傲是屬地的,因為所驕傲的事僅關於地上的生活、滿足今生的需求,並沒有辦法引人進入天國;驕傲是屬情慾的,因為所驕傲之事全屬會衰殘的血氣,其價值無法保留到永生;驕傲更是屬鬼魔的,因為作為世界的產物,驕傲是世界的王的性情與工具,它一方面使人關注今生、困在今生、放棄對永生的追求,另一方面更進一步迷惑普天下,使人用誇大褻瀆的話,對神與神的名並祂的帳幕,發動全面逼迫(啟十三5-6)。


2.驕傲的外在表現

主說:我必罰亞述王自大的心和他高傲眼目的榮耀。因為他說:我所成就的事是靠我手的能力和我的智慧,我本有聰明(賽十12-13)。

當人內心起了驕傲,外在最明顯的表現,就是藉所擁有的來高舉自己。過去目空一切的摩押、亞述、埃及、推羅、巴比倫,甚至北國以色列、南國猶大,與今日的世代無異,都仗著勢力或美貌(結三十6、18,三二2、19,三三28),誇耀如何靠一己之力開創新局(賽十13-14;但四30),或炫示傲人身材與髮妝穿搭(賽三16-23),或發下人定勝天的豪語(賽九10)。然而,使我們與人不同的是誰呢?我們有什麼不是領受的呢?若是領受的,為何自誇,彷彿不是領受的呢?(林前四7),甚至用自己所領受的,貴重同有領受的這人、輕看沒有領受的那人?(林前四6)

除了自誇,其實聖經對所謂「驕傲人」的表現,還有更廣義的描述。正如保羅所預告,今日是個自誇、狂傲、謗讟(提後三2)為主流的世代──褻慢當幽默的網路酸民、超狂當霸氣的社交互動、嗆聲假正義的群眾暴力,不僅是大眾常態,甚至也成為信徒茶餘飯後的笑談或行動模式。然而過去敬畏神的詩人們,卻能謹慎分辨出這種輕慢與暴戾言語中,高舉自我、藐視真神的驕傲意圖(詩十4-7,七三6-11;箴二一23-24)。在末世,人類的驕傲,包裝在譏誚、輕慢、毀謗、誇大的日常語言中,並成為一般溝通的基調(猶8、16-18;彼後二9-16)。凡立志在基督耶穌裡敬虔度日的我們,都要慎防自己不知不覺學會這樣的驕傲,甚至將這種模式植入教會生活中。

事實上,人不論是直接自我誇耀,或是用譏誚毀謗間接地凸顯自我,其實都在展現一種更根本的驕傲,就是不覺得自己有罪,或即使知罪也不願悔改──意即不承認神所定義的是非標準,也不怕神(詩十3-4)。大衛描述這種不願悔改的驕傲,如在鏡中自攬、諂媚自己;因著不斷肯定自己的作為,以致即便所有思想盡都是惡,都仍無法察覺罪孽來恨惡己道(詩三六1-4)。當人不以神所恨惡的惡為罪(林前五2),反而以遊走善惡為樂(賽五18-22)、以敢惡敢當為誇口(羅一28-32),並執意按頑梗的心,尋求自己認同的價值、跪拜自己所立的主(耶十三9-10;何十1-3),那麼這種自立善惡標準的驕傲,便以叛逆、不服真理的形式被顯露(提前六3-5),其極致便是成為有形或無形的偶像的隨從。


3.驕傲的內在歷程

你因美麗心中高傲,又因榮光敗壞智慧,我已將你摔倒在地,使你倒在君王面前,好叫他們目睹眼見(結二八17)。

在神藉以西結宣告關於推羅的審判,並描述撒但墮落軌跡的經文中,我們可以發現,引發驕傲的觸媒,往往是超群的先天條件或不凡的後天成就。推羅王與撒但原本是無所不備、智慧充足、全然美麗的人生勝利組,但是當他們開始挪用所被賞賜的美麗與智慧來墊高自己,不義、強暴、褻瀆便逐漸充滿他們的心,最終進到居心自比神、全然敗壞的地步(結二八2-19)。包括對古蛇那句「你們便如神」怦然心動的夏娃(創三5)、想要塔頂通天好為自己傳名的巴別塔建造者(創十一2-4)、宣稱要升到高雲與至上者同等的巴比倫(賽十四12-14),都在絕佳的基本條件下,不守本位地想要與神類比、同等,甚至超越、取代,以奪取神的榮耀。

這麼說來,恩賜與成就必然導致驕傲嗎?是什麼因素使得智慧俊美者如約瑟、但以理,仍能謙卑伏在神大能手下?從神對摩押的審判,我們可以得到解答。摩押狂妄、驕傲、忿怒、說誇大虛空的話(賽十六6;耶四八29-30)、倚靠自己所做的和自己的財寶(耶四八7),又向神誇大、嗤笑選民(耶四八26-27)。他這樣的驕傲不是與生俱來,而是累積自安逸而從未遭遇挫折的生命歷程:

摩押自幼年以來常享安逸,如酒在渣滓上澄清,沒有從這器皿倒在那器皿裡,也未曾被擄去。因此,他的原味尚存,香氣未變(耶四八11)。

換言之,當一個人自幼順遂,始終有外力協助鋪平道路、避開挫敗,那麼他天然的血氣就無法被消磨、應有的香氣也無法被提升萃取,他無知的驕傲至終將引導他走向敗壞。故此,神說:

日子將到,我必打發倒酒的往他那裡去,將他倒出來,倒空他的器皿,打碎他的罈子。耶和華說:到末後,我還要使被擄的摩押人歸回(耶四八12、47)。

挫敗,有時如倒酒一樣,來來回回、使人反覆而沮喪地在原地踏步。然而,這就是神幫助我們突破驕傲的手段,也是使我們香氣得到變化的機會;祂的目的,不只是為了刑罰,更是要領人從驕傲中醒悟,歸回祂的義路。



二.突破今生的驕傲

祂時常看顧義人,使他們和君王同坐寶座,永遠要被高舉。他們若被鎖鍊捆住,被苦難的繩索纏住,祂就把他們的作為和過犯指示他們,叫他們知道有驕傲的行動。祂也開通他們的耳朵得受教訓,吩咐他們離開罪孽轉回(伯三六7-10)。

這段經文,闡明了神的心意。神造人,原是要使人活出祂尊貴的榮耀,因此在人生路上,祂用挫折與苦難,叫人從虛浮的榮耀中出來;進入困境,在檢視自己的作為與過犯中,察覺到自己習以為常的驕傲,而得以悔改成聖、活出真正永恆的尊榮。

聖經中有許多驕傲者蒙神管教,而尼布甲尼撒是能成功突破信仰盲點的一位。

從《但以理書》一至四章,我們可以發現,隨著尼布甲尼撒對神的認識逐漸豐富,他的信仰有所長進,但也仍有侷限。當「大像」異夢得到解釋,他認識到神是顯明奧祕事的神(但二47),但後來他仍立自己的金像,誇口有何神能救反抗者脫離自己(但三14-15);當但以理三友安然從火中出來,他進一步認識到神是獨一施行拯救的神(但三29),但後來他仍以自己的成就與能力作為可誇的倚靠(但四29-30)。我們的信仰,會不會也類似尼布甲尼撒,雖已不懷疑神的存在與能力,但其實仍更信服自己?
那麼尼布甲尼撒是如何突破他信仰上的盲點──今生的驕傲呢?


1.接受神對自己的拆毀建造

這話在王口中尚未說完,有聲音從天降下,說:尼布甲尼撒王啊,有話對你說,你的國位離開你了。你必被趕出離開世人,與野地的獸同居,吃草如牛,且要經過七期。等你知道至高者在人的國中掌權,要將國賜與誰就賜與誰(但四31-32)。

神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其目的也不是為了將人圍困。祂拆毀尼布甲尼撒所倚仗的智慧,為要讓他明白誰才是真正的掌權者,而能從信有神,長進到信靠神、信服神。而尼布甲尼撒也非白白受苦,在回復理智後,沒有抱怨、暴怒,或故態復萌,他靜心省思所經歷的事,於是突破過去所執著的錯誤:

日子滿足,我尼布甲尼撒舉目望天,我的聰明復歸於我,我便稱頌至高者,讚美尊敬活到永遠的神。祂的權柄是永有的;祂的國存到萬代。世上所有的居民都算為虛無;在天上的萬軍和世上的居民中,祂都憑自己的意旨行事。無人能攔住祂手,或問祂說,祢做什麼呢?……現在我──尼布甲尼撒讚美、尊崇、恭敬天上的王;因為祂所做的全都誠實,祂所行的也都公平。那行動驕傲的,祂能降為卑(但四34-37)。

尼布甲尼撒走過七期這不算短的時間,放下了過去的謬見,建構起新的認知。他肯定神在自己身上所做的事完全正確,並且值得永遠被稱頌。有時我們會遭遇非常的事,例如痛失我們看為至寶的人事物,或自己喪失了某方面可誇的能力。生命在這樣的時刻,實為艱難。但其實我們可以試著相信一件事,就是神在掌權,祂不會做錯事;祂拆毀我們的驕傲與錯誤的倚靠,也必將我們重新建造得更美善。那麼靜心通過此過程,必不單單只有受苦,更帶有破碎內在驕傲的可貴。


2.記念神對自己的赦罪之恩

我樂意將至高的神向我所行的神蹟奇事宣揚出來。祂的神蹟何其大!祂的奇事何其盛!祂的國是永遠的;祂的權柄存到萬代!(但四2-3)

《但以理書》第四章,是尼布甲尼撒以第一人稱親自作的見證,也是他自己的信仰告白。在宣告自己所信的神是誰的同時,他也再次回顧自己過去的愚昧與罪行,因而能再一次提醒自己,作為罪人,他是如何蒙主赦免才有今日。保羅也曾不只一次這樣以口頭、書面,見證自己的蒙恩歷程,並不斷提醒自己是罪人之魁、使徒之末(徒二二1-21,二六1-23;提前一13-16;林前十五8-10)。當我們心上常帶著被主赦免、救贖的印記,並且經常掀開回顧這記號,那麼活著除了在主面前低頭感恩、專注報恩,還有什麼自己的驕傲可以誇口?

身上常帶著耶穌的死,使耶穌的生也顯明在我們身上(林後四10)

又如有罪的女人(路七36-38),在經歷被主的真光照亮、看見自己的污穢,又被聖潔的主接納、赦免時,除了覺得不配,更是滿心感謝。被神赦免接納的經歷,能叫人認清自己的本質──其實本是罪人,有何過人之處?而這需要我們時常藉著見證來自我提醒,才不致隨著時間飛逝,淡忘了一生如何蒙主恩待,而又使驕傲發作。


3.愛慕屬天的永恆榮耀

世上所有的居民都算為虛無;在天上的萬軍和世上的居民中,祂都憑自己的意旨行事。無人能攔住祂手,或問祂說,祢做什麼呢?那時,我的聰明復歸於我,為我國的榮耀、威嚴,和光耀也都復歸於我;並且我的謀士和大臣也來朝見我。我又得堅立在國位上,至大的權柄加增於我。現在我──尼布甲尼撒讚美、尊崇、恭敬天上的王;因為祂所做的全都誠實,祂所行的也都公平。那行動驕傲的,祂能降為卑(但四35-37)。

在聰明復歸、光榮再現、國位堅立、權柄加添的時刻,沒有狂妄之詞,尼布甲尼撒讚美尊崇恭敬天上的王。尼布甲尼撒做出選擇──那曾令他醉心、誇口的世上榮耀如今都算為虛無,唯有那在人的國中掌權、永恆、全能、至善的真神才是他的景仰與盼望。這是只有真正看透世上價值之脆弱,也體認到神的權柄、嚐到屬天榮耀的喜樂甘甜後,才能有的領悟。

當我思量奇妙十架,榮耀之主在上懸掛;從前所珍,今看有損;昔日所誇,今覺卑下。

求主使我別無所誇,只誇我主基督十架;前所愛慕虛幻榮華,今因主血棄如塵沙。

主頭、主肋、主足、主手,都受創傷,鮮血湧流;如此受苦,空前絕後,荊棘反成榮耀冕旒!

雖將萬物獻主為報,難償深恩、永愛、大德,主愛如此聖善、奇妙,當獻身心,全力報答(讚美詩98首〈當我思量十架〉)。

在認清真正的榮耀與虛浮的榮耀同時,能覺得羞愧,其實就是一種悔改。每當思量十架,保羅便否定過去的自己,將過去可誇的世上榮耀都視為糞土。如今他認定,唯一配得榮耀的,是基督;唯一值得追求的價值,是得著基督召他來得的獎賞(腓三4-14)。這種面對救恩而在價值觀上做出的自我否定(deny ones self,和合本譯為「捨己」),正是一種信仰上的盲點突破,更是破碎驕傲、活出真實的榮耀的根本道路。



三.結語

耶和華如此說:智慧人不要因他的智慧誇口,勇士不要因他的勇力誇口,財主不要因他的財物誇口。誇口的卻因他有聰明,認識我是耶和華,又知道我喜悅在世上施行慈愛、公平,和公義,以此誇口。這是耶和華說的(耶九23-24)。

在慎防今生驕傲的每個時刻,甚願我們更樂以基督為生命的至寶,以神的慈愛、公平與公義,為我們揚聲的誇口。






Publisher: 棕樹文教基金會聖靈月刊雜誌社
Date: 05/01/2019
Print
Email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