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ldwide Sites
Contact
Find A Church
LogoHome   Daily Walk    e-Library   Order  中文 
e-Library Home |  Browse By Category |  Study the Bible |  Read the Bible    
(No Title)
TOC | Previous | Next

景美教會歐冠新



奉主耶穌聖名作見證:

1995年9月16日,一個再平凡不過的安息日下午,我的爸爸歐偉仁正在為晚上的中級班課程做最後的準備,卻接到一通來自外公的緊急電話:「偉仁,雅如在前往教會的途中出了車禍,人在敏盛醫院,你趕快去,我和你媽也要過去……。」

雅如是我的媽媽,在桃園龜山的壽山國中擔任英文實習教師,中午才和爸爸通過電話,打算早上上完課後,下午就前往桃園教會聚會,並請爸爸到火車站接她回家。但誰也想不到,這通電話或許是爸爸最後一次聽見媽媽的聲音……。媽媽在前往教會的途中,被一輛超速的聯結車撞上,送進敏盛醫院的加護病房,全身抽搐,昏迷不醒。電腦斷層顯示右後方頭蓋骨破裂,有腦水腫的現象,並且不排除情況還會再惡化下去。由於交通的問題,最後決定轉送離家較近的三軍總醫院,當時爸媽新婚未滿八個月。

到達三總急診室,時間大約是晚上八點,再做一次電腦斷層,所幸情況沒有再惡化。主治醫師表示:「七十二小時內都有延遲性出血的可能,必須先在腦部放個管子引流血塊,並監測腦壓。」在手術室內,針線來來回回地在媽媽身上穿梭,而手術室外也沒閒著,一群前來關心的弟兄姐妹同心合意地為媽媽代禱,直到半夜十二點手術結束,才各自返家休息。

第二天早上,爸爸接到醫院的緊急通知:「腦壓一直無法下降,情況可能不理想,我們已經聯絡上主治醫師,他叫您趕快過來!」電腦斷層顯示媽媽的腦部開始大量出血,要立刻進行緊急手術。

「情況可能不樂觀」、「出血情況比電腦斷層更嚴重」……,所有的消息都透露出當時的緊急與危險。媽媽腦中管理語言的部分已經被「撞爛」而切除,腦部不斷腫脹且擠壓著頭蓋骨,損壞也不斷地進行著。頭上纏滿紗布,沒有反射動作,降腦壓藥物也只能持續一段很短的時間。每當問起病情,醫師也只是以「實在是不樂觀」帶過。

活是活下來了,但是能不能醒,不知道;醒來後能剩下多少記憶,不知道;能不能下來走動,更是沒有人知道;何況語言管理的部位已經切除,聽不懂別人說話、不能說話,那麼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但令人欣慰的是,在這段期間,弟兄姐妹的關心與安慰不曾間斷,姚傳道也對爸爸說:「也許只是意外,但是到神面前來的,必須信有神,而且相信祂一定會賞賜那些尋求祂的人。」

車禍後第五天,媽媽醒了,表現卻不盡理想:不認識她大學四年的室友,不認識自己的弟弟妹妹,就連爸爸的名字也說不上來;時時喃喃自語,辭不達意,又躁動不安,一直想拔掉身上的管子。即使把媽媽的手綁在床邊,她總是能夠掙開束縛,連頭上的管子等等,都被她拔除了。但由於狀況看起來還不錯,就在第九天轉至普通病房。

到了第十七天,媽媽已經能自己下床,向爸爸表達要上廁所;第二十三天,能坐在會堂聽完一場靈恩會聚會。

出院後,媽媽持續到神經外科門診作追蹤,並在復健科進行語言治療,結果都頗令主治醫師滿意,沒有抽搐或癲癇,對親友的記憶也大致恢復了。

1996年3月8日第三次開偵查庭,爸爸在法庭內決定撤回告訴,並放棄所有賠償。爸爸說:「這半年來,我控告對方不應該開著貨櫃車在市區飆車,更不應該撞傷我的妻子,無時無刻所想的,就是如何要求賠償……。」但爸爸後來看到媽媽的恢復情況,實在超乎人所能想像,於是爸媽討論後,決定原諒司機。

感謝神,將媽媽完完整整的還給我們,隔年回去教書。原來主的恩典不僅限於聖經所寫,祂的慈愛確實與我們同在,讓媽媽重新開始她的生命,而這些都是金錢所不能取代的。

時間到了2001年,爸爸媽媽透過人工受孕的方式,才成功懷孕並生下了我。由於我的體型龐大,是透過剖腹的方式生產,媽媽在床上等了許久卻不見護士抱孩子給她看,一問之下才知道原因:嬰兒在腹中吸入胎便卡在氣管,無法順利呼吸,已住進了保溫箱。

結婚六年,好不容易藉由醫學的協助才生下孩子,眼前發生的一切,猶如青天霹靂般,對爸媽打擊很大,彷彿來得那麼的不真實。那時爸媽抱著保溫箱痛哭禱告,我才從死亡邊緣被救回來。

時間又過了六年,當時我正讀國小一年級,萬萬沒想到的是,居然有這麼一天,我們的家庭支柱也會倒下。

我的爸爸是位醫師,主治血液及腫瘤的相關疾病。某天工作日,爸爸拖著已經感冒兩週的病體,照常晨會、看病歷、帶著住院醫師查房,接近中午時,突然感到胸悶、喘不過氣。當天在急診室做完心電圖,並無心肌缺氧的現象,血液檢驗數據也大致正常,就是心跳速度略快而已。

急診室的同事們希望爸爸請假,但由於下午還必須趕往新竹空軍醫院門診,他堅持回到辦公室略作休息即可。只是胸悶情形仍持續出現且不斷冒冷汗,同事們又把他送回急診室,這回發現血壓下降,肺部有積水的聲音,於是轉送加護病房插管治療。

經由胸部X光發現有肺積水的情形,且動脈氧氣濃度降低,心臟功能只剩下20-25%(正常人超過60-65%)。從病史得知已感冒兩週,症狀出現急性心因性休克,研判是為急性心肌炎。於是緊急放置葉克膜,同時聯繫三軍總醫院派出心臟科醫護團隊,接著院方就連同葉克膜設備,將爸爸轉送至臺北內湖的三總醫院。

抵達三總之後,爸爸的心臟功能只剩下15-20%,病情相當嚴重,遂直接送進加護病房。隔天是安息日,主治醫師查房後告訴家人,要準備為他進行心臟移植,已經通報器官移植中心,順位排在全國第二。此時家人趕緊聯絡景美教會,請大家代禱,全體信徒更迫切地為爸爸禱告。

之後,爸爸的心臟功能雖然稍微回復至30-35%,但卻不再上升,家人都很擔心。於是奶奶去見了主治醫師,表示「不管多貴的藥都願意自付」,主治醫師則安慰:「我們會盡全力,一切好藥都已經用了……,要祈求你們的神……。」這當中,爸爸還出現心跳太快,被採取電擊的方式急救;醫院也持續積極地為爸爸尋找心臟移植的捐贈者。

還記得當時進醫院探望他的時候,見到插滿管子的爸爸,眼淚不由自主地流了出來,直到如今,那慘不忍睹的畫面仍清晰得猶如就在眼前。當時每天晚上睡覺前,都和媽媽一起流淚迫切的禱告,求神拯救爸爸。

幾天後,爸爸醒了,心臟功能恢復至55-60%,已接近完全正常,當天就拔除了氣管插管與鼻胃管。到了下午,由於狀況穩定,可以自行進食與飲水了,遂轉出加護病房,前後住院共15天。

爸爸出院當天,心臟外科加護病房的護士來探望他,大家對於恢復狀況深表訝異:「沒看過恢復這麼快的!」一位同為基督徒的姐妹還直說:「感謝主!」出院當天是安息日,於是爸爸直接到教會,眾弟兄姐妹見到他,也是直說:「感謝主!」

感謝神,一家三口拿過3張病危通知書,但神總是完完全全的治好我們,沒留下任何後遺症。願一切榮耀歸於天上的真神,阿們。



※相關見證可參閱本刊2008年7月號(370期),《住在全能者的蔭下》。






Publisher: 棕樹文教基金會聖靈月刊雜誌社
Date: 07/01/2019
Print
Email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