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ldwide Sites
Contact
Find A Church
LogoHome   Daily Walk    e-Library   Order  中文 
e-Library Home |  Browse By Category |  Study the Bible |  Read the Bible    
(No Title)
TOC | Previous | Next

黎明教會戴明秀



奉主耶穌聖名作見證:

每當唱起這些詩歌〈我知誰掌管明天〉、〈神的恩典夠我用〉,心中總充滿著神的愛、神的保守與眷顧。如果不是神的手施恩拯救,就沒有今天的我,在這裡為祂作見證。神的愛真的是超越時空、穿越疆界、無遠弗屆地時時護衛著我們,無論是近在北半球的臺灣,還是遠在南半球的澳大利亞,祂都隨時與我們同在,保護我們如眼中的瞳人。

回想在1993年時,先生與我決定移民澳洲。那時先生任職於國立中央圖書館,為電腦工程師;我則是在臺北市醫師公會做會刊編輯,頗得理事長的器重,許多臺北市大醫院的正、副院長均為醫師公會的理監事,工作穩定如公務員般,退休也能享有退休俸。但由於我們曾帶婆婆去紐西蘭及澳洲旅遊,家姐也已移居紐西蘭,對於那兒的湖光山色、新鮮的空氣、良好的社會福利及不錯的教育環境心存嚮往,回來後就積極地辦理移民。

要辭掉待了8年的工作環境,我心多有不捨,理事長也以「加薪多少都沒關係,我補給妳,只要妳願意留下來」的福利,三度慰留;然而先生心意已決,寧可辭去辦公室吹冷氣、寫程式的工作型態,只願去澳洲陽光普照的大地「墾荒」,我也只有婉拒理事長的好意提拔,堅持求去。

攜滿三大箱、五小箱的行囊,牽著6歲的長女,抱著2歲的稚女,一家四口浩浩蕩蕩地奔往機場,搭上直飛澳洲布里斯本的班機,懷著興奮但也有些不安的心情,迎向一個難以預料的未來。

布里斯本教會的弟兄姐妹很有愛心,總共有六輛車前來機場接機,大家均表示熱烈歡迎,同時將我們安置在市區的移民中心,那裡提供膳宿,且費用比旅館便宜,對於帶著兩個幼兒的家庭而言,不用舉炊真的很方便。

但那畢竟不是長久的居處,緊接著一連串找房子的過程也極為辛苦。抱著一個、牽著一個孩子東奔西跑,找了三個星期,後來喜歡上一間前院有圍牆,又有游泳池,後院有盪鞦韆、小木屋的漂亮房子,但加了三次價錢,屋主卻說:「不缺錢,不賣了。」失望至極,只好租屋先住半年,再從長計議了。

有兩個孩子的專職媽媽並不比職業婦女輕鬆,既要防著她們跑太遠,掉到附近的河裡去;也得顧著孩子不被鄰居的英國小孩欺負。日子就在尋屋、找適合移民第二代就讀的學校、買車、租房、洗洗切切、尿布、奶瓶中度過,此外還得適應中英雙語的環境,給孩子們講床邊故事時,也得中文一遍、英文一遍,看他們能聽得懂哪一國的話。搬個越洋的家真不簡單!

有一天,意外地發現自己又懷孕了,真是不可思議!因為從33歲生下二女兒後,MC就停了,經醫師檢查,可能是泌乳激素過高的關係,在出國前也曾至臺北榮總醫院做電腦斷層掃描,並沒發現異常;心想,生了兩個女兒也滿足了,遂不再奢求。沒想到現在卻懷孕了!

孕期第四個月時,到澳洲的醫院做超音波檢查,醫師肯定是個男孩,這真是意外的驚喜,是移民澳洲後,神賜給我們的第一個珍貴的禮物,真是難以預料的恩典!

但這事我不敢跟臺灣的爸媽說,怕他們擔心。因為我第一胎生了三十多個小時,全程不吃不喝,生完後,連產檯把手的螺絲釘都被我扭到鬆脫了。當時僅用棉棒沾濕嘴唇,吃了九顆催生藥,但子宮口不開,又破水乾產,真是冒著生命危險在生產的;若是現在,早就剖腹產了。3150g的大女兒,就是如此「椎心泣血」的誕生下來。第二胎也是經過了二十幾個小時,二女兒重達3750g,也是在「生死關」徘徊了一陣子,死去活來的才把孩子「硬擠」出來。當時的情形,連已經生了四女三男的婆婆,聽到後也心疼地說:「不要再生了,女兒也很好。」

如今懷第三胎,我特別想睡,也許是不上班,也許是「高齡產婦」(36歲),每天就吃吃睡睡,孩子養到4180g,是個巨嬰。因為我是在半夜破水,由救護車送往公立的布里斯本天主教醫院,該院主張若非醫學上的理由(例如:臍帶纏繞),不實施剖腹生產。這次在生產前期,我也是先破水,那時已是痛徹心扉,但澳洲的醫師、護士仍叫妳去淋浴來減緩腰椎痠痛。但我已痛到連站立都困難,哪還有力氣呢?無奈之下,也只好由先生扶著,再去淋浴,減緩痛苦。

後來實在沒辦法,院方說可用「無痛分娩」來催生,但需要保持腰椎靜止直到打完針劑,否則針若稍微動到,則產婦下半身癱瘓,得終身坐輪椅。我一聽,簡直呆住了。此時陣痛已是幾秒鐘痛一次,痛起來如蛇扭曲身子般難以控制,要我保持靜止不動,非我不願,是我不能呀!如果有閃失導致下半身癱瘓,那孩子誰帶?家事誰做?他們上、下學誰接送?我只能堅決地說:「不!」並在心裡求神憐憫,讓這劇痛早點結束。

就在我聲嘶力竭、已無力氣再撐下去時,只見頭頂一道強光,我心裡喊:「哈利路亞,求主救我!」恍惚中,聽見護士慌張地拍著我的臉頰,一邊呼叫我的名字,接著我就陷入昏迷了。事後聽先生口述才知,他當場見鮮血由胎兒身旁(產道)噴出,猶如武俠小說中,大俠揮刀一砍血濺牆壁的畫面,他嚇得急忙叫主治醫生快來(這裡的公立醫院不像私立醫院能指定醫生,醫生是奔波於各產房之間的,所以沒有醫生隨時在旁照顧)。在這深夜的緊急時刻,也特別要感謝施傳道娘與她的兒子,幫我們照顧兩個女兒。

經過了急救,我休克的心臟才又恢復跳動,嬰兒拉扯出來時,我彷彿掉下了一大塊肉。護士急忙包裹好嬰兒,將那軟軟的寶貝送到媽媽的懷裡來,希望喚醒我的求生意志與天生的母愛。也許是孩子夠大夠壯,他是全嬰兒室裡最大號的一個,所以我的產道口可能裂得很開,在醫生縫合時,我又痛得休克了一次。

這是一段走過「死蔭幽谷」的經歷,俗話說:「生得好,雞酒香;生不好,四片板」,真是形容得頗為貼切;如果不是神的保守與看顧,我是無法撐過那生死一瞬間的。
神的愛是長闊高深的,祂深知我們軟弱難行時,會領著我們走過,那沙灘的足跡有一大一小的腳印,是主與我們並肩而行;但有段更險峻的沙灘,可能就只有一個足跡留下,那是因為神抱起你來,走過最困難、最艱辛的一段路。真的,凡事皆有神的美意,叫你去學習並體會祂恩典的點點滴滴……。

如今兒子已25歲,在美國波士頓任職會計師;大女兒是職能治療師,二女兒是律師。感謝主,他們都在主裡有美好的成長,也熱心協助聖工、參與教會活動。哈利路亞,願一切榮耀、頌讚都歸主耶穌聖名,阿們。






Publisher: 棕樹文教基金會聖靈月刊雜誌社
Date: 09/01/2019
Print
Email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