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ldwide Sites
Contact
Find A Church
LogoHome   Daily Walk    e-Library   Order  中文 
e-Library Home |  Browse By Category |  Study the Bible |  Read the Bible    
(No Title)
TOC | Previous | Next

郭祝壽



比驢更驢的人

驢看見耶和華的使者站在路上,手裡有拔出來的刀,就從路上跨進田間,巴蘭便打驢,要叫他回轉上路。耶和華的使者就站在葡萄園的窄路上;這邊有牆,那邊也有牆。

驢看見耶和華的使者,就貼靠牆,將巴蘭的腳擠傷了;巴蘭又打驢。耶和華的使者又往前去,站在狹窄之處,左右都沒有轉折的地方。

驢看見耶和華的使者,就臥在巴蘭底下,巴蘭發怒,用杖打驢。

耶和華叫驢開口,對巴蘭說:我向你行了什麼,你竟打我這三次呢?

巴蘭對驢說:因為你戲弄我,我恨不能手中有刀,把你殺了。

驢對巴蘭說:我不是你從小時直到今日所騎的驢嗎?我素常向你這樣行過嗎?巴蘭說:沒有(民二二23-30)。

通常我們談到「驢子」,大概都是指牠的倔強與無知。所以有時候形容人笨拙或無知,也謂之「笨驢」或「好驢」(很遜的意思)。

在這故事中,

驢子竟然三次「看見」那手持刀的使者,而巴蘭卻都「看不見」。

神的使者手持刀站於前面,若不避開就有危險,甚至死亡(33節)。

驢子因看見前方有危險與死亡,所以牠三次避開;然巴蘭因看不見,還以為驢子不乖而打牠三次。

好冤,驢子救巴蘭的命三次,居然被打三次。

因此,這裡巴蘭與驢子最大的差異,應在於「看見」與否。如果連驢子(愚昧)都能看得見神的使者及危險,那麼作為先知(或先見)的巴蘭,竟然看不見,想必他也聰明不到哪裡去;簡直比笨驢還笨。

驢子為了要閃避使者,所以有三次修正牠要前行的路。

第一次是田間的路(23節)。

第二次是葡萄園的窄路,而且兩邊都有牆;驢只好貼靠牆(24-25節)。

第三次是狹窄之處;因不能轉左或轉 右,驢只好臥在巴蘭底下(26-27節)。

也就是這三次,巴蘭都打驢子。

我們可發現到,巴蘭所走的路愈來愈窄,驢可以躲開的空間愈來愈小。

《箴言》四章18-19節說得好:

義人的路好像黎明的光,越照越明,直到日午。惡人的道好像幽暗,自己不知因什麼跌倒。

義人的路只會愈來愈亮愈寬廣,但惡人反而愈走愈暗愈狹窄,至終也不知原因。

巴蘭的路,在神面前既然是偏僻的,又受到神的阻擋,當然愈走愈窄,甚至寸步難行;若再執拗下去,必然沒命。

可惜啊!這樣的危機,巴蘭看不見,反而一直責打那「忠心又可憐」的驢子。

有人說得好:「當你要罵驢子笨之前,先想想自己是否比牠還笨?!」

連驢子都看得見滅命的使者及危險,又懂得避開,以尋求安全。

而這一切,巴蘭都看不見;他真是睜著眼的瞎子。或者我們該說,他沒有屬靈的洞見。


屬靈的洞見

然而,屬血氣的人不領會神聖靈的事,反倒以為愚拙,並且不能知道,因為這些事惟有屬靈的人才能看透。

屬靈的人能看透萬事,卻沒有一人能看透了祂(林前二14-15)。

巴蘭雖貴為名聞遐邇的術士(或外邦先知),但還不夠格稱為真正的屬靈人。

在本章(民二二章)內,他有三次與神相交的記錄,甚至聽到神所說的話(12、20、32-33節);能夠與神相交、聆聽神話語的經驗,本已臻很好的信仰層次,然巴蘭卻因私慾作祟,一再為自己及魔鬼留地步,終阻礙他晉身於屬靈人的行列。

因著私慾的行徑,反而讓他無法有屬靈的眼光,看不見神的旨意、天使的阻擋及驢子的忠心……。

所以,不要以為聽過幾篇道理,讀過幾次聖經,禱告有多久,就變得很屬靈。

要緊的是,我們當對神專一不二,絕對順服!


巴蘭的遲鈍

耶和華叫驢開口,對巴蘭說:我向你行了什麼,你竟打我這三次呢?(28節)

驢對巴蘭說:我不是你從小時直到今日所騎的驢嗎?我素常向你這樣行過嗎?巴蘭說:沒有(30節)。

在這之前,神藉著使者顯現,半途攔截巴蘭,可惜巴蘭因屬靈眼瞎,看不清前面的狀況,而打驢出氣(27節)。

這時,神叫驢說話,向巴蘭抗議:「我向你行了什麼,你竟打我這三次呢?」

巴蘭對驢說:因為你戲弄我……。

不能說話的驢,居然可以說「人言」,這豈不希奇!更怪的是牠也聽得懂人話,才可以和巴蘭溝通;甚至變得有理性,問巴蘭為什麼打牠?難道牠有犯錯嗎?最後竟還問巴蘭,自己豈不是從小就被騎至今日的嗎?素常這樣行過嗎?!

一連串的問題,針針見血,非常到位,簡直跟人的理性一般!

《彼得後書》二章16節說得真好:

他卻為自己的過犯受了責備;那不能說話的驢,以人言攔阻先知的狂妄。

驢子不單是抗議,更是責備哩!

因這先知實在太狂妄了。

這「驢說話」是個神蹟,有趣又諷刺。

難道巴蘭都未覺察到,驢豈會說人話?更匪夷所思的是,巴蘭居然和驢子對話;同時對方(驢)竟要他想想,從小至今,「素常」這樣行過嗎?!

意思是現在驢的行為,是反常的。這是一種提醒。

驢說人話,是異常,是神蹟。

驢當天的行為,也是異常的。

那麼連串的「異常」出現,巴蘭都沒警覺到哪裡不對勁嗎?!他的確太遲鈍了!

當初,摩押王派使臣去邀約他時,神曾兩次指示(神言),他好像有聽沒有懂,仍然起行。

起行後,神發怒,於是派使者在半路攔阻(異象),他又看不到。

接著,神透過驢子(神叫驢開口)來責備他(神蹟);又藉著驢子與素常不一樣的行為,來提醒他;但他對這一切都渾然不覺!真是我行我素,對神的引領(或攔阻)太不敏感、太遲鈍與麻痺了!

既然稍早,神都用較高層次的屬靈方式(如神親臨、用話指示,或遣使者攔阻)來引導他,他都不當一回事(也體會不出);那神只好用「牲畜」提醒他了!

個人覺得,這是神的幽默與諷刺:

他只配跟驢子打交道;就讓驢子教教他吧!

他還不知驢救了他三次,竟恨不得手中有刀將驢殺死;他一點都不知道,自己已經在使者手中的刀下,僥倖留得一命,那全是他瞧不起的笨驢的功勞!

我們說驢的個性倔強、固執;巴蘭也不遑多讓,跟他的驢子一樣。

這一人一驢,一主一僕似的,的確是好搭擋,也是絕配,一個樣的。

驢雖看到神的使者擋在路上,依然想辦法往前行,直到行不通為止。

這般行為若以好的方面解釋,我們會形容鍥而不捨、永不放棄、再接再厲、永不灰心……等。

若以負面說之,則是冥頑不靈、不知變通、固執、愚昧無知……。

巴蘭的行徑,有些類似;所以不管如何,他總是要打他的驢子,催牠前行。

你說,誰比較「驢」呢?!


神使巴蘭眼目明亮

當時,耶和華使巴蘭的眼目明亮,他就看見耶和華的使者站在路上,手裡有拔出來的刀,巴蘭便低頭俯伏在地(民二二31)。

我們須要掌握一重要觀念,就是像這般的屬天屬靈的異象,不是你想看就看得見,除非神開了眼睛。

這與學歷、地位、工作經驗無關;完全是出於神。

所以,儘管巴蘭的名聲,早就傳播四方,即使他行法術,或者對耶和華有一點敬畏,可是他還是沒有屬靈的洞見。因此,他一直看不清楚神對他所走的路的不悅,他也看不到持刀的天使……。

一直到「神使他眼目明亮」(即開了眼睛),他才看見……。

你看,他一看見後,態度馬上改變(以前是較狂妄),向使者低頭俯伏。

接著使者責備他,為何三次打驢子?使者告訴他,出來敵擋他,是「因所行的在神面前偏僻」;換句話說,巴蘭走錯了,因而受到阻擋。

所以有時候,我們所走的路偶遇不順,不必然是壞事;有時是神慈愛的護佑,讓我們不至於一錯再錯!

神的使者也替可憐的驢子申訴:

驢看見我就三次從我面前偏過去;驢若沒有偏過去,我早把你殺了,留牠存活(民二二33)。

巴蘭直到神開他的眼睛,才看得到耶和華的使者,手拿著拔出的刀(準備動手)站在路上……(31節)。

而驢子則一開始就看見(23、25、27節),也沒特別強調神開驢的眼睛!

兩相對比,還真令人羞赧。

事情進行到此,神的旨意應該夠清楚了(神不要巴蘭去咒詛以色列人)。然而巴蘭卻對耶和華的使者說:

我有罪了。我不知道你站在路上阻擋我;

你若不喜歡我去,我就轉回(34節)。

嘴上雖認罪,但所說的話,卻令人覺得他很無奈,不情不願。

好似迫於天使的能力與威嚴,讓他不敢越雷池一步,否則他是不會退讓,也不認為自己走的這條路是不對的。

「你若不喜歡我去」,言下之意,甚至還暗指這是天使本身的意思哩!

如果,我們對照最初神給他的指示:「你不可同他們去,也不可咒詛那民,因為那民是蒙福的」(民二二12)。

我們就可發現,從一開始,神的旨意就是「禁止他去」,然而他卻偏偏「要去」。

現在他居然又說「你若不喜歡我去……」。

真是虛偽,明明偏行己路,一意孤行,卻又喜歡裝出「順服神旨」、「尊神為大」的虔誠樣!

就像他早知神禁止他去(12節),他卻在摩押使臣第二次造訪時,還要一再祈求,「等神還要對他說什麼」(19節),是如出一轍的道理。

他的虔誠、順服,一切都是虛假的,都似在掩蓋那已敗壞的內心。

耶穌說得真好:「這百姓用嘴唇尊敬我,心卻遠離我……,所以拜我也是枉然」(太十五8-9)。

最後,耶和華的使者,居然對他說:「你同這些人去罷,你只要說我對你說的話」(民二二35)。

於是巴蘭同著巴勒的使臣去了。


巴蘭的不歸路

保羅講的,的確沒錯:

那些想要發財的人,就陷在迷惑、落在網羅,和許多無知有害的私慾裡,叫人沉在敗壞和滅亡中。

貪財是萬惡之根。有人貪戀錢財,就被引誘離了真道,用許多愁苦把自己刺透了(提前六9-10)。

想想巴蘭不正是如此嗎?!
我們回想他這段路,從起初神的兩次神諭,接著神因發怒而在路上攔阻,其中包含拔刀的使者之敵擋,驢子開口責備,以及神開其眼睛,使他看見奪命的天使、聽見天使的斥責……。

這一切,都因他所行的是偏僻的,是神所不悅的,所以神要攔阻他。

可是,經歷這麼多的提醒,他竟然還是一意孤行,執迷不悟,踏上這條咒詛之路。

那為何神最後會同意巴蘭「去」呢?(35節)

我想,當人執意不遵行神旨,卻一意孤行時,神也會任憑他去的;然而,偏行己路的後果,往往是悽慘的(羅九22)。

一方面,神任憑他去,也顯明他內心所隱藏的意圖。

另方面,也藉著巴蘭想咒詛以色列人,卻說出祝福的話;讓巴勒和巴蘭知道,人的計謀並不能越過神的權能。

不是嗎?!就如後來詩歌的祝福所說的:「斷沒有法術可以害雅各,也沒有占卜可以害以色列」(民二三23)。

至終,巴蘭的咒詛都沒成功,因神將之轉換為祝福(書二四9-10;彌六5)。

以至,他本欲得的尊榮與財利,就此落空!

可恨哪!巴蘭沒得尊榮,似乎非常不甘心。所以他又想了一策。

如果說,咒詛以色列人,是採取外來的打擊或影響,但每次都無法成功;那麼接下來,就改由以色列人的內部著手。

巴蘭知道,神是忌邪、聖潔又公義的神,只要「利用」神的這些性情去對付以色列人,必定能成功的。

所以,他獻計挑唆摩押女子與以色列人行淫,又拜偶像,惹神憤怒,因而刑罰他們(民二五章;啟二14)。

《啟示錄》對末世教會的教導中,特別提到巴蘭的例子,要我們時時警惕!

這巴蘭曾教導巴勒將絆腳石放在以色列人面前,叫他們喫祭偶像之物,行姦淫的事(啟二14)。

主耶穌曾言:「這世界有禍了,因為將人絆倒,絆倒人的事是免不了的;但那絆倒人的有禍了」(太十八7)。

巴蘭為了貪愛不義的工價(彼後二15),甘願走上不歸路,咒詛不成,就獻惡計,使選民犯罪激怒神,引起瘟疫的大刑罰;他算是「為利直奔」的鑑戒!

他雖曾一時被驢子拯救,脫離神使者手中的刀,但「多行不義必自斃」,終被以色列人用刀殺了(民三一7-8;書十三22)。

即使巴勒賜予尊榮或錢財,他也無福消受了。

往事已成空,還如一夢中。

傳道者說:

虛空的虛空,

虛空的虛空,

凡事都是虛空(傳一2)。






Publisher: 棕樹文教基金會聖靈月刊雜誌社
Date: 10/01/2019
Print
Email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