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ldwide Sites
Contact
Find A Church
LogoHome   Daily Walk    e-Library   Order  中文 
e-Library Home |  Browse By Category |  Study the Bible |  Read the Bible    
(No Title)
TOC | Previous | Next

謝順道

中西藥師日夜用心研究醫藥的目的,就是為了治療疾病。所以在疾病與醫藥賽跑的過程中,疾病總是遙遙領先。因為藥廠所調製的醫藥或藥劑師所調配的處方,都是為了治療某種疾病;也就是說,疾病出現在前,醫藥緊急尾追在後。正因如此,所以世界各地的各種病人每逢求醫的時候,幸運的,藥到病除;倒霉的,則病入膏肓,群醫束手無策。

因我們神憐憫的心腸,叫清晨的日光從高天臨到我們,要照亮坐在黑暗中死蔭裡的人,把我們的腳引到平安的路上(路一78-79)。

這段經文所記載的是,施洗約翰的父親撒迦利亞被聖靈充滿所說的預言。簡單說明如下:

「因我們神憐憫的心腸」:神之所以要救贖我們,乃因祂具有憐憫的心腸(多三5)。「清晨的日光」:象徵主耶穌的救恩。「從高天臨到我們」:普照萬民。「要照亮坐在黑暗中死蔭裡的人」:要叫我們從黑暗中歸向光明(徒二六18),並且得以出死入生(約五24)。「把我們的腳引到平安的路上」:耶穌是掌管平安的主,只要受洗歸入基督裡,祂便成全祂的應許,引導我們走在平安的路上了(約十四27;弗六15)。總而言之,主耶穌是全能的醫生,只要接受祂的福音,便能得著平安,直到人生旅程的終點站了。 



一.主耶穌所行的神蹟

依據《福音書》的記錄,主耶穌曾經行了好多神蹟;但為了節省篇幅而計,本文只見證其中兩件於此。

1.醫好癱子

《馬可福音》第二章1-12節記載,有一天主耶穌進了迦百農,有四個人抬一個癱子來見耶穌。因為群眾擠滿了房子,無法進去,就拆通了屋頂,把癱子連所躺臥的褥子都縋下來。耶穌看見他們的信心,就對癱子說:「小子,你的罪赦了。」

有幾個文士坐在那裡,心裡議論說:「這個人為什麼這樣說呢?祂說僭妄的話了。除了神以外,誰能赦罪呢?」耶穌心中知道他們心裡這樣議論,就說:「你們心裡為什麼這樣議論呢?或對癱子說『你的罪赦了』,或說『起來!拿你的褥子行走』,哪一樣容易呢?但要叫你們知道,人子在地上有赦罪的權柄。」就對癱子說:「我吩咐你起來,拿你的褥子回家去吧!」那人就起來,立刻拿著褥子,當眾人面前出去了,以致眾人都驚奇,歸榮耀與神說:「我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事!」

這段經文提到下列七件事:

其一是,主耶穌之所以願意醫好那個癱子,乃因癱子和抬著他來見祂的人都有單純的信心(可十一24)。

其二是,主耶穌知道那個癱子之所以會患了這種病,乃因有罪的緣故。所以只要赦免他的罪,他就可以復原了。

其三是,文士之所以不信主耶穌有赦罪的權柄,乃因不知道祂是「道成肉身」的救主,而道就是神(約一1、14)。

其四是,主耶穌能看清楚文士的心思意念,因為祂是成為肉身的獨一真神,無所不在,無所不知。

其五是,對癱子說「起來,拿你的褥子行走」,比較容易;因為先知或使徒也能彰顯這種神蹟,並不限定主耶穌。但赦罪的權柄卻在乎神,正如文士所說:「除了神以外,誰能赦罪呢?」

其六是,主耶穌對癱子說:「你的罪赦了」之後,接著說:「我吩咐你起來,拿你的褥子回家去吧!」那人就起來,立刻拿著褥子,當眾人面前出去了。顯然,主耶穌確實掌握了赦罪的權柄,祂是道成肉身的救贖主。

其七是,眾人都驚奇,歸榮耀與神說:「我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事!」這就是說,耶穌是全能的醫生;任何疑難雜症,祂都能醫好。

2.醫好生來是瞎眼的

《約翰福音》第九章1-33節記載,主耶穌看見一個人生來是瞎眼的。門徒問主耶穌說:「是誰犯了罪?是這人呢?是他父母呢?」主耶穌回答說:「不是這人犯了罪,也不是他父母犯了罪,是要在他身上顯出神的作為來。」然後吐唾沫在地上,用唾沫和泥抹在瞎子的眼睛上,對他說:「你往西羅亞池子裡去洗。」他去一洗,回頭就看見了。他的鄰舍把他帶到法利賽人那裡。耶穌和泥開他眼睛的日子是安息日。法利賽人問他是怎麼得看見的。瞎子對他們說:「祂把泥抹在我的眼睛上,我去一洗,就看見了。」法利賽人中有的說:「這個人不是從神來的,因為祂不守安息日。」又有人說:「一個罪人怎麼能行這樣的神蹟呢?」他們就起了紛爭。

猶太人問他的父母說:「這是你們的兒子嗎?你們說他生來是瞎眼的,如今怎麼能看見了呢?」他父母回答說:「他是我們的兒子,生來就瞎眼,這是我們知道的。至於他如今怎麼能看見,我們卻不知道;是誰開了他的眼睛,我們也不知道。他已經成了人,你們問他吧,他自己必能說。」他父母說這話,是怕猶太人。因為猶太人已經商議定了,若有認耶穌是基督的,要把他趕出會堂。接著,法利賽人第二次叫那瞎眼的來,對他說:「你該將榮耀歸給神,我們知道這人是個罪人。」他說:「祂是個罪人不是,我不知道;有一件事我知道,從前我是眼瞎的,如今能看見了。」法利賽人說:「神對摩西說話,是我們知道的;只是這個人,我們不知道祂從哪裡來。」那人回答說:「祂開了我的眼睛,你們竟不知道祂從哪裡來,這真是奇怪。我們知道神不聽罪人,惟有敬奉神遵行祂旨意的,神才聽他。從創世以來,未曾聽見有人把生來是瞎子的眼睛開了。這人若不是從神來的,什麼也不能做。」

這段經文提到下列五件事:

其一是,世人患病,未必由於犯罪的緣故。有時候是要藉著蒙主醫好他的病,來顯出神的榮耀的;例如這段經文所敘述,生來是瞎眼的蒙主醫好就是這樣。

其二是,主耶穌醫好瞎子的眼睛,叫他能看見那一天是安息日。為了這件事,在法利賽人之中發生了爭論。其實所謂「安息日不可醫病」,並沒有律法根據(路十四1-6),不過是來自拉比(夫子)的誤導罷了(路十三10-17)。

其三是,猶太人已經商議定,若有認耶穌是基督的,要把他趕出會堂。此處所說的猶太人並不是一般猶太人,而是擁有審判權的猶太人。說得清楚一點,就是由祭司長、大祭司、法利賽人、撒都該人和長老等71個人,所組織的猶太教的公會。

其四是,所謂「趕出會堂」(約九22,十二42,十六2),原意是除名,日本《文語譯》都譯為「除名」,這是極其嚴酷的懲罰。因為在人人都信奉猶太教的以色列國,若有人被除名便孤立,今後他的財物和生命就毫無保障了。

其五是,蒙主治好眼睛的人對法利賽人說:「從創世以來,未曾聽見有人把生來是瞎子的眼睛開了。這人若不是從神來的,什麼也不能做。」這種說法等於說,耶穌是全能的神降生為人的基督。 



二.使徒所行的神蹟

依據《使徒行傳》的記錄,主耶穌曾經藉著門徒行了好多神蹟,茲將其中兩件見證如下:

1.彼得醫好瘸腿的

《使徒行傳》第三章記載,有一個人,生來是瘸腿的,天天被人抬來,放在殿的一個門口,要求進殿的人賙濟。他看見彼得、約翰將要進殿,就求他們賙濟。彼得、約翰定睛看他。彼得說:「你看我們!」那人就留意看他們,指望得著什麼。彼得說:「金銀我都沒有,只把我所有的給你。我奉拿撒勒人耶穌基督的名,叫你起來行走!」於是拉著他的右手,扶他起來;他的腳立刻健壯,就跳起來,站著,又行走,同他們進了殿,走著,跳著,讚美神。百姓都看見他行走,讚美神,就滿心希奇、驚訝。

於是彼得對眾百姓說:「你們棄絕了那聖潔公義者,反求著釋放一個兇手給你們。你們殺了那生命的主,神卻叫祂從死裡復活了;我們都是為這事作見證。我們因信祂的名,祂的名便叫你們所看見所認識的這人健壯了;正是祂所賜的信心,叫這人在你們眾人面前全然好了。」結果,許多人都因為親眼看見這個神蹟就信了,男丁數目約五千(如果包括女性,可能超過一萬人吧?)

主耶穌藉著彼得所行這個神蹟告訴我們三件事:

其一是,耶穌若不是基督,怎麼能從死裡復活呢?

其二是,耶穌若沒有復活,怎麼能從天上賜予彼得充分的能力,使他能行那麼大的神蹟,叫眾百姓滿心希奇、驚訝呢?

其三是,耶穌若沒有復活,眾百姓為什麼會受那麼大的感動,立刻深信不疑耶穌確實是基督呢?

2.保羅行了非常的奇事

神藉保羅的手行了些非常的奇事;甚至有人從保羅身上拿手巾或圍裙放在病人身上,病就退了,惡鬼也出去了(徒十九11-12)。

這段經文提到下列兩件事:

其一是,行了大奇事的是神,保羅是神所要用的器皿;若不是神賜予恩賜,他怎麼能行奇事呢?

其二是,拿保羅身上的手巾或圍裙放在病人身上,之所以會發生醫病趕鬼之功效,乃因求神醫病的人和他的家人信心單純,蒙神憐憫使然。

主耶穌要選召掃羅(保羅的猶太人名)之時,對他說:「起來!進城去,你所當做的事,必有人告訴你。」同時吩咐亞拿尼亞去見掃羅,並說:「他(掃羅)是我所揀選的器皿,要在外邦人和君王,並以色列人面前宣揚我的名」(徒九6、10-15)。

主耶穌既然要揀選保羅做使徒(林前十五9;加二8),將福音傳給外邦人和以色列人,就必須賜予行神蹟奇事的恩賜,方能勝任愉快。正因如此,所以他說:「除了基督藉我做的那些事,我什麼都不敢提,只提祂藉我言語作為,用神蹟奇事的能力,並聖靈的能力,使外邦人順服」(羅十五18)。

「羅十五18」這段經文告訴我們說,為了使外邦人順服基督,樂意接受福音,保羅做了下列三件事:

其一是,用「言語」講解福音的內容,使他們知道那是確實可信的(參:路一1-4;徒十七10-12)。

其二是,用「神蹟奇事的能力」,證實所傳的道(可十六20;來二4)。

其三是,藉著聖靈的能力感動他們,使他們能領悟真理,以至於由衷承認耶穌為主(林前十二3)。 



三.筆者的體驗


筆者所體驗的神蹟有十幾件,本文只談其中兩件。如下:

1.蒙主醫好失眠症

1965年11月15日,我受臺灣總會差派去新竹教會駐牧三個星期。原因是新竹教會遭受新約教會的擾亂,不少信心軟弱的信徒受迷惑,必須勸導他們早日醒悟過來。結果,蒙神憐憫,受迷不深的信徒雖然回頭,但到新約教會去受洗的信徒卻有10個。可能是壓力甚重,也可能是魔鬼的工作,我終於患了失眠症,每天都要到深夜兩三點才能睡著,睡一下又醒過來;中午休息時間很短,根本無法入眠。不但如此,又有耳鳴、目眩、尿液中有白濁等併發症。這種情形持續了兩年之久,致使身體日漸虛弱。

臺中教會郭明欽叔父是資深的中醫師,我便到他府上去求醫了。他吩咐我明天把起床後的第一次小便放在瓶子裡,拿去給他看。第二天,我再去拜訪他。他看見瓶子裡的尿液,有一半以上是白濁的沉澱物。然後,他說:「這種病難以治好,尤其是失眠症。不過我可以查查看,有沒有什麼藥方可用。」幾天後,我第三次去拜訪他。他說:「還沒有找到藥方。」

第四次,我再去拜訪他。他沒有說有沒有查到藥方,卻對我作見證說:「臺中教會王來弟兄,有一天來請我為他看診。他說:『我患病已經四個月,全身都是病,看了很多醫生都治不好,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清楚我的病。現在我只提一件,我已經四個月沒有睡覺了。請你為我開一個藥方,讓我今晚能睡著,明天睡不著也無妨喔。』我告訴他說,沒有這種藥。他一聽無藥可治,非常失望。我又說,雖然沒有藥,卻有一個方法。聽說有方法,他心中又燃起了希望。我說,我所說的方法,就是禱告。他說:『我每天都有禱告,卻沒有功效啊。』我說,你禱告的時候,不必說太多話。只要說:『主啊,求?讓我睡得著!』這樣就好了。他問:『要禱告多久呢?』我說,半小時或五分鐘都可以;禱告到想睡,你就睡吧!他又問:『如果躺下去,還是睡不著,怎麼辦?』我說,那就再起來禱告啊!他說:『這樣我不是整晚都不能睡覺了嗎?那明天怎麼辦呢?』我說,你還有明天嗎?你四個月沒有睡覺,豈不是天天都是今天嗎?四個月沒睡還能活著,再加一天沒睡有什麼關係?他想一想,說得也是。當晚他禱告約五分鐘,認為可以,就躺下來睡;但眼睛一直看著天花板,就是睡不著。他就起來,再禱告說:『神啊,求?可憐我吧!我已經四個月沒有睡覺了,?若不醫治我,我就會死掉了。』沒想到,他終於睡著了!第二晚信心更強。就寢前,他禱告:『神啊!昨天我禱告了兩次,?就叫我睡著,今晚求?使我禱告一次就睡著吧!』真奇妙,他果然很快就睡著了,並且連其他的病也都蒙神治好了。」

郭叔父說完了這件神蹟,就注視著我,似乎要從我的表情讀出我的感受一般。我知道他之所以要對我作這個見證,就是希望我藉著禱告,求主醫治,而不要依賴醫藥。因此,我便下定決心,開始禁食禱告,求主憐憫、醫治了。沒多久,患了兩年的失眠症、耳鳴、目眩和尿液中有白濁等,便都蒙主治好了。哈利路亞,感謝主,阿們!

2.主耶穌能

1976年,日本有一個青年來臺灣神學院受訓。7月26日中午下課,我要到地下室的餐廳去吃飯。那幾天下過雨,雨水從玻璃窗滲進了地下室。因為光線不足,所以不小心踏了階梯上的水而滑倒,右邊的膝蓋撞了地板,痛得幾乎要昏倒過去。於是三個人合力托著我的身體,把我舉高,到了地面上,然後開車送我去看接骨師父。結果,師父說,我的膝蓋破裂成六塊,需要住院治療。

四十天後出院,回來臺中。一年後,雖然可以走路,卻無法跪下來禱告,而且不能蹲。有一天,吳柄茂弟兄(他是高明的接骨師父)來臺中教會。我請教他說:「我右邊的膝蓋破裂成六塊,接受治療已經一年了,為什麼不能跪下來禱告,也不能蹲呢?」他摸一摸我的膝蓋說:「沒有接合好,能走路,算很幸運了,怎麼能跪呢?」我問:「我該怎麼辦呢?」他說:「已過了一年,我也無能為力了。現在只有一個方法,就是去看骨科醫生,請他開刀,重新接合。」我再問:「如果不開刀,會怎麼樣?」他說:「如果不開刀,就永遠保持現狀啦!」我說:「這樣,我不是變成殘廢了嗎?」他拍拍我的肩頭說:「主耶穌能!」我想:主耶穌能,還需要你說嗎?我不是常常對信徒說「主耶穌能」嗎?

吳弟兄回去之後,我一直思考這句話──主耶穌能!沒錯,我常常向信徒說「主耶穌能」。問題是,我只是在理論上認同呢?或是真的深信不疑呢?他之所以要說「主耶穌能」,豈不是在提醒我說,若不想開刀,就該專心禱告嗎?因此,我就開始每天早晨都禁食禱告,求主憐憫,伸手醫治我了。沒多久,我覺得右邊膝蓋的筋絡比較鬆,行動比較靈活;慢慢地就可以跪著禱告,也可以蹲下去了。膝蓋傷痊癒後,我被總會安排到朴子教會去協助靈恩佈道會。吳柄茂弟兄一見到我就問:「你的膝蓋現在怎麼樣呢?」我說:「感謝主,完全好了!我蹲給你看。」他問:「有沒有開刀呢?」我說:「沒有,禁食禱告,蒙主醫好的。」

20年後,就是1996年11月15日,我突然覺得脊椎骨會痛,彎腰困難。心裡想,可能患了「骨質疏鬆症」,就到澄清醫院去看骨科醫生。為我看診的楊醫師是臺中教會的信徒,他要我先照幾張X光照片,三天後才去看結果。三天後就是11月18日,我再去看診的時候,楊醫師把幾張X光照片擺在桌子上,用燈光照亮,然後開口問:「你走路的時候,右邊的膝蓋會不會痛?」我反問他說:「楊醫師為什麼這樣問呢?」他說:「你右邊的膝蓋骨破裂,沒有接合好;照理說,走路會痛才對呀!」我答道:「走路的時候不但不會痛,而且我既能跑步,又可以爬山。二十年來,不管氣象怎麼變,都未曾感覺會痠痛啊!」於是他開玩笑似地問:「你爬山的時候,有沒有用右腳爬呢?」我反問他說:「你是說,我用左腳跳到山上去,又從山上跳下來嗎?」這時候他才很驚訝地說:「真是不可思議,這是我未曾見過的病例!」接著我對他作見證說:「這是經我禁食禱告,求主憐憫,所得來的恩典哪!哈利路亞,感謝主!」

如今回顧這個經歷,我認為神若要使我右邊的膝蓋骨恢復正常,祂也必做得到的,但祂卻故意不這樣做,而一直保留現狀膝蓋骨裂開,而且向外突出。照理說,走路的時候一定會痛。然而我卻不但未曾痛過,而且能跑步,甚至還可以爬山!如此,神顯明在我身上的作為,豈不是比使我的膝蓋骨完全復原更奇妙嗎? 
PDF Download

Publisher: 棕樹文教基金會聖靈月刊雜誌社
Date: 01/01/2020
Print
Email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