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ldwide Sites
Contact
Find A Church
LogoHome   Daily Walk    e-Library   Order  中文 
e-Library Home |  Browse By Category |  Study the Bible |  Read the Bible    
(No Title)
TOC | Previous | Next

郭祝壽

經文:撒上第三十一章
 


前言

以色列第一任君王掃羅,與非利士人交戰,最後一役終兵敗基利波山,掃羅和其三子皆身亡。

消息傳到大衛耳中,他在傷痛中作了哀歌,表達了對掃羅和約拿單的追悼。

此歌,亦稱弓歌(撒下一17-27)。

?節錄其片段:

以色列啊,你尊榮者在山上被殺!

大英雄何竟死亡!

不要在迦特報告……。

因為英雄的盾牌,在那裡被污丟棄;

掃羅的盾牌,彷彿未曾抹油。

約拿單的弓箭,非流敵人的血不退縮;

掃羅的刀劍,非剖勇士的油不收回……。

英雄何竟在陣上仆倒!

約拿單何竟在山上被殺!

英雄何竟仆倒!戰具何竟滅沒!

英雄已遠去,戰具亦滅沒。

留給後人的,是無限的緬懷與惆悵。

清代劉熙載說:「書,如也,如其學,如其才,如其志,總之曰如其人而已。」

余覺得,套其說法:「刀,如也,如其學,如其才,如其志,總之曰如其人而已。」

所以,當我們談刀,或其他任何武器時,其實更該談的,是使用它的主人。

武器,是因人而異的。

除了一般通用的共同性外,往往也有因著各人心性、習慣、環境或機會的不同,而有其獨特性。

譬如大衛,因其年少時是牧童,自然地機弦甩石成為他必備的絕技;歌利亞則因身材壯碩高大,所以用的是銅戟;士師以笏卻是左手便利的,因此他隨身打造短劍;雅億本是家庭主婦,她就順手拈來橛子與錘子(士四21)。

這些人,出身環境各不同,所用武器也殊異;然所用之器具,皆像量身訂作般,那麼合用、順暢、自然,與他們渾成一體。

難怪,我們會說「刀如其人」。

若衍生下來,現在我們可能會說:

「什麼樣的人,溜什麼樣的鳥,

什麼樣的人,開什麼樣的車……」

所以,在本文想探討的,乃是為何掃羅這位大英雄,竟會失敗?徒令以色列眾女子,同聲一哭!

不少人在研究掃羅時,總會將他作王的前後表現,作個比較,那的確是很清楚的對照,易懂又明白。

以下嘗試以他作王之後,工作的著重點隨著時間的推移所帶來的改變,觀其四十年來,王朝的興衰。

通常,我們形容一位新官上任,總是「大刀闊斧」的改革,然後推行新政。

那麼,現在我們就來看掃羅,他的刀斬向何方?!筆者欲以三個方向思考,即對外、對內、對己。
 


高人一頭的掃羅

當初,掃羅還未被膏立為王前,神早就指示撒母耳先知,有關掃羅的任務:

你要膏他作我民以色列的君。他必救我民脫離非利士人的手;因我民的哀聲上達於我,我就眷顧他們(撒上九16)。

可以看出掃羅當王首要任務,就是拯救同胞脫離非利士人,或其他敵人的欺凌。

所以,他剛開始作王的一段時間,表現得也很不錯(以世上的角度而言)。

但我們別忘了,起初以色列人向撒母耳所要求的,是「求你為我們立一個王治理我們,像列國一樣」(撒上八5)。

以色列人的信仰,在撒母耳老邁之際,已經退步又俗化了,他們想向世界看齊,效法世界;因著他們強求,神才將掃羅賜給他們。

所以,若以「世界的標準」,掃羅的條件及出現,真太令眾人喜悅了。

看他出現的場面,首先是藏在器具中,真是欲露還羞;接著被領出,站在百姓中,身體高過眾民一頭,宛如鶴立雞群,好個儀態與丰采!

最後撒母耳介紹他:

你們看,耶和華所揀選的人,

眾民中有可比他的嗎?

眾民就大聲歡呼說:「願王萬歲!」(撒上十22-24)

因此,就世界的角度來審視掃羅,他被選出的條件,是很好的。

有相當好的家世背景(撒上九1),父親是勇士,他必定也秉承這天賦。

儀態外表丰采,無可挑剔;「壯健俊美」比眾民高過一頭。

至於德行方面,則作事認真,尋驢鍥而不捨;且有孝親之心,能接受僕人建議,兼待人有禮(撒上九7-9);又自視卑微,謙卑為懷……。

惟一美中不足處,就是在信仰的屬靈層面,似遠遠不及。

似乎,他從未有主動去尋求神的記錄。如果一個人,甚少尋求神,想必他對神的親近,與向神禱告的生活,定是貧瘠的,是屬靈真空的。


 
刀之所指:抗敵(對外)

掃羅執政後,也的確想勵精圖治,振衰起疲,給他的國家帶來了一些益處。

《撒母耳記上》十四章47-48節,記錄其功績:

掃羅執掌以色列的國權,常常攻擊他四圍的一切仇敵,就是摩押人、亞捫人、以東人,和瑣巴諸王,並非利士人。他無論往何處去,都打敗仇敵。掃羅奮勇攻擊亞瑪力人,救了以色列人脫離搶掠他們之人的手。

從這些記錄中,我們可看出,掃羅真是有作為的,甚至是奮勇攻擊,常常主動攻擊四圍的敵人,拯救同胞脫離敵人之手,擺脫常被搶掠的命運!

大衛的弓歌裡,曾提醒:

以色列的女子啊,當為掃羅哭號!

他曾使你們穿朱紅色的美衣,

使你們衣服有黃金的妝飾(撒下一24)。

可見掃羅真的有為他的子民,帶來生活的改善,為國家帶來復興的希望。

猶記得當初撒母耳先知,膏立他為王之時,曾告誡他:

?耶和華的靈必大大感動你。

?你要變為新人。

?你就可「趁時而作」,因為神與你同在(撒上十6-7)。


掃羅本身條件很好;又被神揀選,透過撒母耳先知膏立;百姓也熱誠接納他;一般我們所謂「天時、地利、人和」的要件,都被他佔盡了。

難怪,撒母耳要他「趁時而作」;因為情勢大有可為。

掃羅也不失眾望,甚至還沒登基前,就揮師擊敗亞捫人了(撒上十一1-11)。

事情的始末,起自亞捫人過分欺凌基列雅比人;當掃羅知道後,他被神的靈感動,「甚是發怒」。

好個「甚是發怒」,於是登高一呼:「凡不出來跟隨掃羅和撒母耳的,必……切開他……」;神使百姓懼怕,他們就都出來如同一人。

終於打了一個完美的大勝仗。

有這般的效果,除了真神的感動、同工,以及百姓萬眾一心、同仇敵愾的態度外;我想掃羅將其心思完全投入,是得勝的一大關鍵。

寫到此,突然想起莊子〈逍遙遊〉的開頭:

「北冥有魚,其名為鯤。鯤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化而為鳥,其名曰鵬。鵬之背,不知其幾千里也。

怒而飛,其翼若垂天之雲。是鳥也,海運則將徙於南冥。南冥者,天池也。」

此處的「怒而飛」,即奮力展翅之意。

因此,掃羅聽見雅比人所受的屈辱後,我想,他除了憤怒之外,還表現著忿忿不平、一股義憤填胸的力量之精魂。

何況他正是剛要上任的領導者。

所以,他傳達的第一個號令,表示著他的決心(撒上十一7)。

而他預備攻擊亞捫人的佈局,展現了他的用心,不論在人員的調配,進攻時間的拿捏,在在都非常細膩精準(撒上十一8-11)。

因此,在掃羅作王的早期,他把他的力量、精神,都放諸於該正視的地方。因而人民也得福祉。

如果用「刀」來形容能力,那麼當時的以色列人之光景,是夠可憐的。

爭戰的日子,跟隨掃羅和約拿單的人,沒有一個手裡有刀有槍的,惟獨掃羅和他兒子約拿單有(撒上十三19-22)。

百姓都沒有武器,頂多就是農具。沒有武器自然沒能力,當然任敵人欺壓了。

既然整個以色列群體,只有掃羅父子二人有兵器。那麼,當掃羅兵器所指的方向,也就是他的領導方向;全民的力量,亦將?向那個焦點。

每次攻擊四圍仇敵,得到勝利時,也即是紓解壓力,往外擴張之際。

這與士師時代晚期,以色列人長期被欺壓的情況,真是不可同日而語。

所以,掃羅早期的國族事工,並非全無價值的;除了靈性上的愚昧所犯的缺失外,其實是差強人意的。

也因著他靈性上牽引出的過錯,致使一般人抹殺了他的一些功績,以為他一無是處,這是不公平的。

我們真應該敬佩大衛的度量與公正,他對掃羅的輓歌中(這位一直逼迫他的人)說:

以色列啊,

你尊榮者在山上被殺,

大英雄何竟死亡(撒下一19)。

不以成敗論英雄!

(待續) 
PDF Download

Publisher: 棕樹文教基金會聖靈月刊雜誌社
Date: 01/01/2020
Print
Email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