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ldwide Sites
Contact
Find A Church
LogoHome   Daily Walk    e-Library   Order  中文 
e-Library Home |  Browse By Category |  Study the Bible |  Read the Bible    
(No Title)
TOC | Previous | Next

郭祝壽

二、基甸團隊的基本素質

不久前基甸吹角號召同胞,共赴國難,結果有一大批人出來,跟隨他。他們後來在哈律家旁安營(士七1),準備與敵交戰。

想不到,此時神對基甸說:

跟隨你的人過多,我不能將米甸人交在他們手中,免得以色列人向我誇大,說:是我們自己的手救了我們(七2)。

因這是場聖戰,勝利掌握在神手中,榮耀也屬乎神。對神而言,人數多寡不是問題(世人通常以數量來判定);神只在乎勝利後,人的態度是否謙卑自持、歸榮耀於神。

所以,神要篩選軍隊素質,甚至祂要削減人數;人數愈少,若果得勝,愈能顯出神的榮耀。

難怪,祂會說「跟隨你的人過多……」,神一直以來,都是以少勝多的。

同時,神提到一個以色列人的危機,就是容易誇口,僭奪神的榮耀。

所以,為了避免人事後自誇,奪取神榮;更為了凸顯神的大能,於是「裁軍」。

神親自定下兩個考題:

第一,凡懼怕的可以離開(七3);或「勇氣的自省」:

意即要「勇敢」且「心甘情願的」。好悲哀,竟有二萬二千人回去(佔2/3);而且這些人難免有被勉強或跟著潮流湧進的。

(聯想:今日教會若有什麼活動,我們不要被眼見的數字矇蔽了。)

第二,喝水的測試(七4-7):

這點在拙作《士師速寫》中曾討論過,故不再詳述。

一般的解釋認為,神要用那三百人,是因他們用手捧著舔水,態度比較警醒謹慎,尤其在最前線的地方。

但也有聖經學者不以為然,他們認為上述解釋純為人的臆測;他們只強調,神的重點在於少數(不論素質如何),愈少愈顯出神的榮耀。

(個人感想:若那少數人素質好,難道不妥嗎?!神往往是重質不重量的。)
最終,測試篩選結果,只剩三百人,只有原來的百分之一!

神的兒女,如果素質好的話,那所發揮的影響力,將大得無法言諭。像保羅等人,就被稱為「攪亂天下的」(徒十七6)哩!

我們已按《士師記》本身所描述的,作簡單剖析;第六章中看見神慢慢裝備基甸個人,各種屬靈軍裝,強固其靈性,以備成合用器皿。

第七章裡面,也看見神親自建立屬祂的軍隊,一切似乎都齊備了。

1.神對僕人的體諒

當那夜,耶和華吩咐基甸說:起來,下到米甸營裡去,因我已將他們交在你手中(七9)。

這是得勝的應許,也是行動的催促;只要基甸篤定不懼,照神的話行動,那夜必可得勝。

接著,神又說:

倘若你怕下去,就帶你的僕人普拉下到那營裡去。你必聽見他們所說的,然後你就有膽量下去攻營。

於是基甸帶著僕人普拉下到營旁(10-11節)。

你看,神何等慈祥體諒,在這節骨眼上,神居然說「你若怕……」;太體貼也太細膩了罷!

神對工人的要求,從來就不勉強的;如果信心還沒準備好,更不能隨便出去的。

基甸果然帶僕人下到營旁,可見他內心還是有些懼怕的。

神不單體諒其軟弱,更要想辦法讓他剛強;所以神說「你必聽見他們所說的……你就有膽量……」。奇妙哉!神的辦法難測。

「士七12」描述「米甸人、亞瑪力人和一切東方人都布散在平原,如同蝗蟲那樣多,他們的駱駝無數,多如海邊的沙。」

這樣的形容,不斷強調敵軍的龐大與可怕(後來我們纔知他們的軍隊有十三萬五千人),也訴說著基甸他們所面對的困難,是何等地大!

基甸下到敵營旁,果真聽到敵人的對話,其中提到「神已將米甸和全軍,都交在他的手中。」基甸也因此真的產生信心。

不過很諷刺地,以前神應許給他得勝,他都不敢相信;倒是敵人講的話,他一聽就信了。

2.敵前的敬拜

基甸聽見這夢,和夢的講解,就敬拜神,回到以色列營……(七15)。

我覺得這裡所提到的「敬拜神」,可說是整個事情的最關鍵處。

不論預備得多充裕、周到,準備投身於一個艱難的挑戰前,能夠以「敬拜神」為優先之務(不管是包含感恩、頌讚、倚靠或靈交),則其結果必是出人意外的恩典。

那就像以色列人,要進攻耶利哥之前,在耶利哥的平原守逾越節般(書五10)。

又如同進攻耶利哥之前,約書亞敬拜「耶和華軍隊的元帥」般(書五13-15)。

這些歷史片斷的可貴處,皆在於他們置身於敵人之前,面對挑戰之際;他們都能以安靜、敬虔、喜樂之心,敬拜神,與神相交;因此,他們也都品嚐到:

「在我敵人面前,?為我擺設筵席(詩二三5)」的那一份喜樂!

諸位弟兄姐妹,別小覷了「敬拜神」的功課!

3.夢──一個大麥餅

作夢者:「夢見一個大麥餅滾入米甸營中,到了帳幕,將帳幕撞倒,帳幕就翻轉傾覆了」(七13)。

解夢者:「這不是別的,乃是以色列人約阿施的兒子基甸的刀。神已將米甸和全軍,都交在他的手中」(七14)。

兩相對照,大麥餅就是指基甸的刀。

而爭戰時,基甸和他的軍隊呼喊的口號是「耶和華和基甸的刀」(七18、20)。

簡單地說,

大麥餅代表農耕的以色列人,

帳幕則代表畜牧的米甸人。

帳幕傾覆即是米甸人失敗了。

可是很奇妙的是,當時三百精兵要出發前,他們各人的配備,除了食物外,就是角、空瓶和火把(七16)。

爭戰時,他們打破瓶子,左手拿火把,右手拿著角……(七19-20)。

我們看不到他們動刀殺敵;反倒是在混亂驚慌中,「耶和華使全營的人,用刀互相擊殺」(七22)。

以色列人不過各站各的地方,吹角、呼喊、火光照耀罷了;若要用到刀,那可能較後面追趕敵人時,會用到吧!

所以,基甸的刀,是耶和華和基甸的刀,也是敵人的刀。

刀是能力,也是器具。

基甸是神的器具(器皿),是彰顯神能力的器皿。他本身沒有什麼能力,但一旦神與他同在,他就產生莫大能力。

在這場戰役中,因著神的介入及神的同在,神奇妙的作為,利用敵人的刀,使他們互相殘殺。

「士七18」所提到的「耶和華和基甸的刀。」原文是沒有「的刀」,所以它底下有黑點。因此較貼切之意,應是「耶和華和基甸」。

也就是耶和華和基甸同在、同工。

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們在之前的「士六章」,花那麼多的篇幅來介紹,神如何一步一步訓練及裝備基甸,使之達配得神同在的程度。

他的三百精兵亦然(士七章),必須精減到最能榮耀神的標準,才配使用。

最後,想就那個大麥餅作分享。

第一,是大麥餅。

大麥在當時是屬較粗糙的糧食,多是貧窮人所食用。

夢境中用大麥餅來形容以色列人,也是很恰當。譬若基甸也算恰當;因他也自視微小。

如果以色列人有此自知(自己算不得什麼),那麼勝利之後就較不會自誇自炫了。

第二,是一個餅。

因是一個大麥餅,所以須緊密結合,更何況是滾動的大麥餅呢!若不能緊密結合,那麼在滾動中必然解體。

所以,要有一體觀念!

保羅所言「身體、聖靈、指望皆是一個,再加上一主、一信、一洗、一神」,即為祕訣(弗四4-6)。

第三,是滾動的餅。

是滾動的大麥餅,所以它是動態的;因為是滾動的,它就可產生「勢能」。

教會通常會有兩種狀態,一種是靜態,另一種是動態。

靜態可指內部的團契融合,或與神相交之類。

動態可指外部事工的發展,或各種宣教活動。

此二者不可偏廢;靜態可促進內部團結,敬虔和累積能量。而動態將帶進活潑發展的生命延展力。

夢境中的大麥餅,就是在滾動中才能撞倒帳幕的。如果單以「大與小」對比,大麥餅應是比帳幕小得多。但只要有神同在或神賜的能力,則莫之能禦。

記得麼,小牧童打敗大巨人的故事?參孫更是誇張,以一人之力擊殺一千人(士十五15)。

第四,是主動的。

大麥餅不單是滾動的,它也是主動的,所以它撞倒帳幕。

生命力是否旺盛,可由其行動表現出來。

4.耶和華的夜

當那夜,耶和華吩咐基甸說:起來,下到米甸營裡去,因我已將他們交在你手中(士七9)。

神在此時此刻,要基甸「起來」(採取主動),下到敵營(進入戰地),因神已給予得勝的保證。

不久,基甸夜探敵營,才聽見那大麥餅之夢。然後敬拜神,也是斯時。

接著,他回自己營中,叫大家「起來」,準備發動夜襲。

「士七19」說三更之初,他們就開始行動。因為是夜間,敵人都在睡覺,正如帳幕靜立般;而以色列人卻是主動發動攻擊,透過角聲、呼喊聲,黑暗中夾雜火光閃爍,睡夢中被驚
醒,敵人身處周近的這般情境,難怪要四處流竄,互相殘殺了。

這一切,皆是在「夜間」進行的;那夜,耶和華神顯出奇妙、大能的作為。

無獨有偶,古時以色列人出埃及時,聖經也如此描述:

這夜是耶和華的夜;因耶和華領他們出了埃及地,所以當向耶和華謹守,是以色列眾人世世代代該謹守的(出十二42)。

那夜,他們得釋放,自由了。

基甸他們,也是在那一夜,脫離米甸人的轄制;得自由了。

值此末世,亦稱信仰上屬靈的黑夜(羅十三11-12),我們不要睡覺(迷糊),像別人一樣,總要警醒謹守(帖前五6)。

在黑夜已深的當下,更該警醒,也更看重「敬拜」神這信仰上的主題,裨能穿越各種嚴苛殘酷的考驗!

末世的信徒與傳道人,必經的路徑是:

我要使我那兩個見證人,穿著毛衣,傳道一千二百六十天。

他們就是那兩棵橄欖樹,兩個燈臺,立在世界之主面前的。

若有人想要害他們,就有火從他們口中出來,燒滅仇敵。

凡想要害他們的,都必這樣被殺。

這二人有權柄,在他們傳道的日子……(啟十一3-7)。

弟兄姐妹們,你準備好了嗎?!

這是耶和華的夜!
PDF Download

Publisher: 棕樹文教基金會聖靈月刊雜誌社
Date: 12/01/2019
Print
Email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