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ldwide Sites
Contact
Find A Church
LogoHome   Daily Walk    e-Library   Order  中文 
e-Library Home |  Browse By Category |  Study the Bible |  Read the Bible    
(No Title)
TOC | Previous | Next

紐約布魯克林教會林麗見證 林慧瑛整理

哈利路亞,奉主耶穌聖名見證:

我是紐約布魯克林教會的林麗姐妹,從未想過就在新冠肺炎於三月中大舉肆虐歐美國家,而紐約成為全美第一重災區後,我竟會成為當中的一名確診者。

因為兩次懷孕造成的妊娠高血壓與腎病,讓我成為染病的高危險群,也是最易轉成重症的病人。但感謝主,就在我命在旦夕的生死關頭,主耶穌陪伴我走過瀕臨死亡的死蔭幽谷,就像聖經的應許:「你必不怕黑夜的驚駭,或是白日飛的箭;也不怕黑夜行的瘟疫,或是午間滅人的毒病。雖有千人仆倒在你旁邊,萬人仆倒在你右邊,這災卻不得臨近你」(詩九一5-7),神將我從九死一生的險境拉回,醫治拯救了我孱弱的生命。

聖經說:「我要一心稱謝耶和華;我要傳揚祢一切奇妙的作為」(詩九1)、「這代要對那代頌讚祢的作為,也要傳揚祢的大能」(詩一四五4)、「人要傳說祢可畏之事的能力;我也要傳揚祢的大德」(詩一四五6),願在這疫情險峻,人心惶惶之際,我所經歷的奇異恩典能夠見證、榮耀主的聖名,並加添所有信徒對神的信心!

2008年,在我首次懷孕初期,被檢查出有「妊娠高血壓」的病症。生產完後,醫生因懷疑我的腎臟出了問題,從此讓我看了四年腎科醫生。因為我還年輕,加上症狀並不明顯,病情屬於輕症範圍,也就斷斷續續地吃藥,每天日子過得還算正常,並無大礙。

到了2013年,因很想再有個孩子,就請教腎科醫生是否可行?醫生知道我的想法後,並未加以勸阻,我也自覺身體狀況還行,就停了所有腎炎藥物,朝著懷孕的方向走。

2015年,當我如期生下第二個孩子後,血壓開始長期居高不下,身體明顯地感受到一直處於疲憊狀態,每天甚至有段時間既頭痛又頭暈,只好再去找腎科醫生看病。

哪知看病的結果,醫生竟說我的腎臟功能,已因再度懷孕而被破壞殆盡,情況嚴重到每天必須以吃類固醇和其他藥物來治療。接下來的五年,天天都在吃藥,但對於病情並無幫助,身體狀況甚至變得比以前更糟。不過,每逢星期六去教會守安息日的日子,卻讓我十分清楚地感受到整個人輕鬆很多。教會裡的同靈,也沒人看出我是個病人,真是感謝主!

腎科醫生因看我這麼年輕就有腎病,甚至建議我去登記申請「排隊換腎」,並告訴我,如果屆時病情有起色已不需要換腎,再來拒絕也不遲。

看腎科醫生五年來,通常都是三個月抽血驗尿一次,看看病情有無變化即可。2020年2月,才剛看過醫生的我,雖然一天當中還是有不舒服的時刻,但基本上身體依然持續之前的狀態,並沒有什麼讓我特別擔心之處。

沒想到3月16日那晚,臨睡前突然覺得頭很暈,心跳又不斷加速,只好早點就寢,希望有所改善。哪知躺下後頭更暈,心臟更難受,心裡雖直覺該去醫院就診才好,但只要一想到新冠肺炎疫情已在紐約大爆發,現在去充滿病毒的醫院掛急診,必是岌岌可危,也就整晚強忍痛苦不去就醫,一心期盼情況可以好轉。

但一早起來,情況依舊,因此就在接下來的一週,試著找家庭醫生與心臟專科醫生看病。在美國看病一定都要先預約,家庭醫生當時在政府規定下仍須開診,所以還能約到時間;但要看專科醫生,或要做超音波檢查,以往都得等很久才能約到時間。

那一週剛好是紐約按下暫停鍵前的最後一週,政府規定那週過後,專科醫生可以隨己意決定是否開診。據我所知,在疫情如此嚴重的衝擊下,待到下週開始,幾乎所有專科醫生都選擇關診了。所幸這時,因看病的人相對少了,我才能在不需預約的狀況下,於半天時間內,走了四家診所,看了不同的專科醫生,甚至做了心臟超音波檢查。而心臟超音波檢查的結果是一切正常,真是感謝神!

為了明白3月16日那晚身體為何那麼難受,我遂於3月20日再去腎科診所就診。當時醫生除了幫我驗血、做心電圖檢查,並檢查肺部功能外,也只能推測應是「腎功能減退」,才會造成我如此不舒服的現象。

萬萬沒想到,3月21日所有檢查報告出爐後,迎接我的竟是「從此必須洗腎,不然會腎衰竭」的壞消息。聽到醫生如此宣判,有如青天霹靂,真是讓我非常難過,但也只能禱告交託主耶穌。

願我的禱告達到祢面前;求祢側耳聽我的呼求!(詩八八2)

求祢側耳聽我,應允我。我哀歎不安,發聲唉哼(詩五五2)。

神啊,求祢聽我的呼求,側耳聽我的禱告!(詩六一1)


所有做血液透析(洗腎)的病人,都得先去血管科診所安裝動靜脈人工血管或導管,才能進行洗腎。人工導管的特性是裝好後可以立即使用,方便像我這種得馬上洗腎的病人進行治療。當時新冠肺炎疫情非常嚴重,整個紐約只剩一家血管科診所願意接受病人去安裝人工導管,而腎科診所竟能幫我排到日期,真是感謝主!

記得3月25日到血管科診所安裝人工導管時,診所裡的主治醫師與三個副手都很友善,不只安慰、鼓勵我不要擔心,還很貼心地開著音樂來緩解我的焦慮。當時我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在內心不斷地覆誦著「哈利路亞」,懇求主耶穌保守看顧一切平安順利!感謝神,手術過程十分順利,不過幾分鐘,醫生就在我的胸部上方裝好了一條人工導管。

應當一無掛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裡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腓四6-7)

你們要將一切的憂慮卸給神,因為祂顧念你們(彼前五7)。


裝完人工導管那晚回到家,我開始有點忽冷忽熱,但因既沒發燒也沒咳嗽,只是頭暈、沒精神,也就認為這是「腎功能減退」引起的不適,壓根沒想到已經得了新冠肺炎。

當時在曼哈頓上班的先生,因為疫情關係,暫時不用上班,也陪同我去診所安裝人工導管。先生一向身強體健,但在我裝人工導管前已感冒,也有發燒的症狀,特別是到了晚上身體就開始忽冷忽熱,但我一點也沒往「先生可能已得了新冠肺炎」的方向想,只覺得應是這兩天為要照顧我而睡在地板上,所以著涼了。

3月27日我被通知要去洗腎中心洗腎,雖然首次洗腎沒有先生的陪同是比較孤單也會緊張的;但在這疫情嚴峻時刻,考慮到家人的安全,還有兩個年幼女兒需要親人照顧等,也就沒讓先生陪我一起去洗腎。

還好雖是首次洗腎,但並無任何痛感,一個半小時的洗腎時間,很快就過了。只是一想到自己早不病、晚不病,偏偏在這疫情最嚴重時病到要洗腎,內心就像要碎掉一樣地悲苦萬分。

當再思及萬一我病重而亡,兩個年幼女兒會成為沒有母親的苦命孩子,我就更加傷心,內心絞痛到不能自已!孤單困苦中,我只能如大衛呼求神幫助他一樣地求告神:「耶和華啊,求祢不要撇棄我!我的神啊,求祢不要遠離我!拯救我的主啊,求祢快快幫助我!」(詩三八21-22)

當天洗腎回家後,身體開始感到不舒服,心想必是首次洗腎後的副作用,也就忍耐苦熬到天明。隔天剛好是安息日,本想去教會聚會,但因全身乏力,頭又很暈,只能待在家裡休息。到了晚上六點多,頭暈加劇,心跳加速,身體忽冷忽熱,全身又無力,整個人難受到簡直就像要短路一樣地痛苦。

先生看我越來越不對勁,即決定先請住在唐人街的公公婆婆來接走兩個女兒,再送我到急診室就醫。我的兩個孩子從小就沒離開過我,現在要把她們送去公公婆婆家,心裡真是萬分不捨。但那時的我,已經病到躺在床上再也起不來,連想幫她們收拾行李都做不到。

小女兒出門前一直跟我說:「媽媽,再見!媽媽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回來?」而我根本無力回答。接著她又不斷地說著「我不要媽媽死!我不要媽媽死!」這樣的話,聽得我傷心欲絕,心如刀割!直到現在,她所說的每一句話,依然在我耳邊迴盪,每每想起,內心就痛到椎心泣血,痛徹心扉!

還記得孩子們離家後,先生即問我要不要趕快去醫院就醫?雖然先生尚未信主,但我請他先幫我禱告再說。那一刻,先生為了求神救我,雙膝跪下,即照我教他的禱告方式開始唸「奉主耶穌聖名禱告」,然後不斷覆誦「哈利路亞讚美主耶穌」,專心迫切地禱告。

過了一會兒,當他結束禱告,看到躺在床上幾乎奄奄一息的我,即突然對我說:「如果妳的神醫治了妳,我就跟妳一起去教會信耶穌。」說完馬上跑到房間外面痛哭失聲。可想而知,面對我的病況,他有多難過、多絕望!

我在昏昏沉沉中小睡片刻,晚上11點多醒來時,感覺自己幾乎是快撐不住了,命懸一線。先生見我如此,即趕緊撥打911叫救護車。對方一聽我是剛去洗腎的病人,或許意識到我有感染新冠肺炎的可能,立即派救護車來家裡接我去醫院。其實當時的我早已高燒到39.5度,但我卻恍惚到根本沒有感覺自己在發燒,因此當911專線問我是否有發燒、咳嗽等現象,我都回說「沒有」時,他們竟還願意載我去醫院,這是神為我開路的恩典。

(待續)
PDF Download

Publisher: 棕樹文教基金會聖靈月刊雜誌社
Date: 07/01/2020
Print
Email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