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ldwide Sites
Contact
Find A Church
LogoHome   Daily Walk    e-Library   Order  中文 
e-Library Home |  Browse By Category |  Study the Bible |  Read the Bible    
(No Title)
TOC | Previous | Next

二重教會 曾曉苓

哈利路亞,奉主耶穌聖名作見證:

為孩子取名,一直是我們夫妻覺得很燒腦力的事情,孩子的名字從懷孕到她出生了,一直都想不出來。直到發生了一件事,「眷庭」這個名字,不到一個星期,先生就在上班的途中取好了。

眷庭在出生後的二個星期,中山醫院致電給我們,說眷庭的甲狀腺指數異常(新生兒促甲狀腺素TSH值小於10mu/L為正常,但眷庭測得的TSH值為12mu/L),疑似為甲狀腺低下症,需再次抽血檢查。因為我們完全不知道甲狀腺指數高或低會有什麼影響,問了醫院的護士,她告訴我們新生兒所有的一切都還不太穩定,有時候是偽陽性,要再抽驗一次血液,才能真正確診。所以我們雖是帶著緊張的心情,抱著眷庭到中山醫院進行抽血,但還不致於太擔心。我想,是因為當時我對這個病完全不了解,之後才知道甲狀腺低下症,俗稱呆小症,若沒有即時投藥就會身材矮小,且有智能不足的問題。

2017年9月22日,是由榮總醫院致電第二次檢查報告給我們(因為榮總是研究中心,故中山醫院將抽血報告送往了榮總),而這時的指數已經飆到105.7,必須住院再次檢查。這消息對於剛進入要開始享受三人世界的新手爸媽來說,無疑是一大打擊,尤其是我還在月子中心煩惱著奶水不夠時,接到這樣的電話真是嚇到腿軟,不禁感嘆,奶水不夠算得了什麼啊!

眷庭住院期間,我們很捨不得,所以半夜我還是堅持前往醫院親餵並抱抱她。到了9月23日,榮總檢查報告出來了,主治醫生帶著一大串的實習醫生走到我面前說了一堆話,我只有聽到孩子確診為甲狀腺低下症,之後腦袋就大當機,雖然手裡抱著眷庭,眼睛看著那一票醫生,但腦海中只接收到主治醫生的嘴巴不停地動著,然後一群人就像風一般地走了。我轉頭看著先生問:醫生說什麼?此時眷庭檢測的指數已經來到了148。

既然已經確診了,眷庭也就能出院回到月子中心,但卻要開始每天吃藥的生活。晚上餵母乳時,我告訴小月餅(眷庭的小名),不要擔心!相信神會把這件事變成一份很美的見證(雖然是這樣講,但其實心裡還是很擔心)。

跟餵藥相比起來,那些更換裝滿大便的尿布或是幫孩子洗澡的事,真是簡單的了。餵藥時,光是要讓眷庭張嘴,想想就令人頭痛,這真的是不管幾歲,人類就是很本能地對於藥品不想張嘴。雖然在月子中心有護理人員幫忙,但每天早上的吃藥時間還是像打仗一樣。

正當我滿臉憂愁的時候,9月26日臺北教會的子勇夫婦來看我們,同時告訴了我發生在他小兒子身上的一個超神奇見證,真的是給我打了一支強心針,讓我這時候才能把擔心降為30分(原本是提著80分的擔憂)。我真的很感謝神,派了很棒的小天使來幫我們。

過了一星期吃藥打仗的日子,我終於受不了,9月30日致電問榮總醫生有無更好的餵藥方法(順便大吐苦水,表達餵藥是多麼困難的事)。醫生應該是覺得媽媽產後心情也要顧及,所以告訴我們,藥可以放進奶瓶裡一起餵食。喔耶!這真是福音來著。

在這期間,我因為有產後憂鬱,一直問醫生是不是我在懷孕期間沒有補充完整的營養,孩子才會這樣。雖然醫生說這是罕見病症,意思就是不明原因,要我不需自責,但我心裡就是過不去。直到先生開導我,有的孩子雖不用吃藥,但父母為孩子著想,卻是天天餵食益生菌;我們就把甲狀腺素當成是維生素或是益生菌,就是幫孩子補充她不足的養分吧!而且他也常常提醒我,神很愛我們,一定會眷顧我們,我這才接受並放下心。雖然先生尚未信主,但他說出來的話語都強過我這個從小信主的人,我很謝謝他的貼心。

10月7日,是第一次至榮總回診,雖然數值降下來了,但醫生說最少要吃一年的藥,最多吃到三歲,而且固定每三個月就要抽血看指數報告。

抽血,是我們最捨不得的事,因為小嬰兒會亂動,所以只能讓醫護人員帶進抽血間,然後把身體綁住,再進行抽血。隨著年齡增長,眷庭的痛覺也越來越明顯,每次都是淚眼婆娑的被醫護人員抱出來。

說到這裡,我不得不提一件小小的插曲,由於榮總的這位主治醫師(人稱牛伯伯)的病人實在太多,所以眷庭就被分配到牛伯伯的大弟子──朱醫師這來診治。但有一次牛伯伯的大弟子休診,就由牛伯伯親自來看診。牛伯伯一看見眷庭,就用著近乎驚艷的口吻說:哇!好漂亮的嬰兒。旁邊的實習女醫生也趕緊過來看。之後的回診,只要是牛伯伯親自看診,他就一定會說:好漂亮!真的好漂亮!旁邊的實習女醫生也會一直逗眷庭笑,再告訴旁邊的小實習生說:她笑起來的眼睛好彎、好漂亮。這小小的插曲,讓我們在頻繁進出醫院的日子裡,添增了不少歡笑色彩。

很感謝神,每一次的回診都有好消息,藥量也都慢慢地減少。

2019年3月8日,這天因為大弟子休診,我們又見到了一直說眷庭好漂亮的牛伯伯。他看了抽血後的數字,很輕鬆地說:「好啦!不用再吃藥了。」這麼突然冒出來的好消息,讓我依然跟二年半前一樣,傻住了!回頭愣愣地看著先生,直到看見先生臉上的笑容後,我才確定剛剛聽到的是什麼了。

牛伯伯看著電腦上的數字說著:「哇!真的很厲害耶,一開始的數字這麼高,但二年半的時間就可以不用再吃藥,真的很厲害。」我說:「厲害的是神!」牛伯伯看著我們說:「我也是基督徒耶。」感謝主,小月餅從甲狀腺畢業了,再也不用抽血檢驗和吃藥了。而她的身體發展狀態,也絲毫不落於同齡層的孩童,古靈精怪的話語層出不窮,又愛撒嬌和耍賴,卻也很貼心。

從2017年10月到2019年3月,眷庭總共經歷了12次回診及11次抽血。

回想起這一切,從一開始的擔心到完全交託,我們學習到在能力所不及的事情上,只有完全交託才能享受到其中的甜美。很感謝一路上為眷庭禱告的每一位同靈,神真的把這件事變成一份禮物,成為一份很美的見證。

願神眷顧她,眷顧我們家庭!願一切的榮耀都歸給在天上的阿爸父!哈利路亞,阿們。
PDF Download

Publisher: 棕樹文教基金會聖靈月刊雜誌社
Date: 07/01/2020
Print
Email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