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ldwide Sites
Contact
Find A Church
LogoHome   Daily Walk    e-Library   Order  中文 
e-Library Home |  Browse By Category |  Study the Bible |  Read the Bible    
(No Title)
TOC | Previous | Next

順道

第六篇患難中的祈禱

二.  恆切禱告(3~7

為了求神憐恤,並求祂醫治,大衛已經祈禱了一段時日;但神似乎離他很遙遠,也似乎藏在隱密的地方。雖然如此,大衛却不灰心,每夜流淚,向神傾訴滿腔的憂傷;他知道他所敬拜的是憐憫人的神,遲早必息怒,憑着他的慈愛拯救他。

1.        恒心祈求(3

『我心也大大的驚惶。耶和華啊!祢要幾時纔救我呢?』

大衛不但身染重病,精氣枯竭,骨頭發戰;連心也大大的驚惶,寢食不安,精神上受盡了折磨。為了滿足肉體上一時的快樂,污辱拔示巴之後,他所受的懲罰是夠嚴厲的!

究竟是什麼原因,使大衛如此驚惶呢?

第一、神的烈怒,使他驚惶(1)。因此,他按捺了戰慄的心,向神哀求:『耶和華啊!求祢不要在烈怒中懲罰我。因為祢的箭射入我身,祢的手壓住我。因祢的惱怒,我的肉無一完全。……因心裏不安,我就唉哼。』(詩卅八1~38)。

第二、仇敵的謀害,使他驚惶。他說,那尋索他命的,設下網羅;那想要害他的,口出惡言,終日思想詭計(詩卅八12)。又說,一切恨他的,都交頭接耳的議論他,並設計要害他(詩四一7)。他的仇敵越來越多(詩三1),連他知己的朋友都要用腳踢他(詩四一9);他們的詭計多端,使他防不勝防,生命危在旦夕,怎能不恐懼戰慄?

第三、良心的自責,使他驚惶。他說,他的罪孽高過他的頭,如同重擔叫他擔當不起。他要承認他的罪孽,並要因他的罪憂愁(詩卅八418)。又說,他知道他的過犯,他的罪常在他面前(詩五一3)。被他污辱的拔示巴已經原諒他,但他却無法原諒他自己!這種良心的自責所給予他的痛苦,比起疾病的煎熬來,是更可怕更難忍的。

第四、孤單無依,使他驚惶。他說,因為他的災病,他的良朋密友都躲在旁邊站着,連他的親戚本家也遠遠的站立。更嚴重的是,他覺得神似乎已經撇棄他了(詩卅八1121)!世態炎涼不足奇,友叛親離尚可忍;但若被神撇棄,因而喪失了絕對的倚靠。誰不驚惶呢?

『耶和華啊!祢要幾時纔救我呢?』

由於所受的懲罰太重,大衛深感自己的軟弱,幾乎無法再承當(1~2)。他已經祈禱了一段頗久的時日,求神開恩赦罪和醫治,以消除身心的痛苦,却毫無動靜;雖然如此,他還是沒有動搖他的信心,而緊緊抓住神的應許(撒下十二13),耐性等候祂。因為人有人的時候,神也有神的時侯;耐性等候神的時侯,是蒙神應允的必需條件之一。

當亞伯拉罕七十五歲的時侯,神曾向他應許,必叫他「成為大國」(創十二2);就是說,必使他的後裔極其繁多。亞伯拉罕耐性等候二十四年,神所應許的兒子還是沒有出生。他雖然想到自已的身體如同已死,妻子的生育已經斷絕,却不但不懷疑,反而滿心相信,神的應許必不落空(羅四17~22)。到了一百歲的時候,果然如願以償,得到了神所應許的兒子以撒!

雅各整夜與神摔跤,直到黎明。神見自己勝不過雅各,就將雅各的大腿窩摸了一把,使他扭了。神說:『天黎明了,容我去吧!』雅各却執拗的說:『你不給我祝福,我就不容祢去!』於是,神說:『你與神與人較力,都得了勝。』並且在那裏給雅各祝福(創卅二22~29)。

為要勉勵我們恆心禱告,主耶穌設了一個比喻說:『某城裏有一個官,不懼怕神,也不尊重世人。那城裏有個寡婦,常到他那裏說:「我有一個對頭,求你給我伸冤。」他多日不准,後來心裏說:「我雖不懼怕神,也不尊重世人;只因這寡婦煩擾我,我就給她伸冤吧!免得她常來纏磨我。」』(路十八1~5)。

亞伯拉罕之所以能得到以撒,乃因憑着堅固的信心,耐性等候了二十五年。雅各之所以會蒙神祝福,是因為抓住了神,執拗的糾纏到底。不義的官之所以肯為寡婦伸冤,則因她永遠不灰心,常來纏磨他。這些故事告訴我們,在祈禱的事上,耐性等候神是何等的重要(詩廿七14;四十1!

2.        求神拯救(4~5

『耶和華啊!求祢轉回,搭救我;因祢的慈愛拯救我。』(4)。

「求祢轉回」,思高譯本作「請你回來」,即求神不要撇棄他;呂譯本作「回心轉意」,即求神後悔(出卅二12;詩九十13)。換句話說,就是求神息怒。與他復和。「搭救我」,呂譯本作「救拔我的性命」,表示他已經瀕臨死亡的邊緣了。

大衛曾說,他的好處不在神以外(詩十六2);尋求神的,什麼好處都不缺(詩卅四10)。因為神是他的牧者,不但使他生活無慮,又做他性命的保障(詩廿三1~4;廿七1)。如今,由於他犯了滔天大罪,他覺得神已經撇棄他,不再做他的倚靠了(詩卅八21);於是,他便大大的驚惶,求神趁早回來與他復和,伸手拯救他了。他知道,人生最可怕的事莫過於得罪神,成為祂的仇敵;只要與神恢復正常的關係,一切困難都可以解決的。

以色列人在西乃山下拜金牛犢,神向他們發烈怒,定意要毀滅他們之時,摩西懇求神說:『耶和華啊!祢為什麼向祢的百姓發烈怒呢?……求祢轉意,不發祢的烈怒;後悔,不降禍與祢的百姓。』(出卅二10~12)。為了這件事,神拒絕與以色列人同往迦南地的時候,摩西又為他們代禱說:『人在何事上得以知道,我和祢的百姓在祢眼前蒙恩呢?豈不是因祢與我們同去,使我和祢的百姓與地上的萬民有分別麼?』(出卅三316)。可見惹神發怒,被祂撇棄,確實比任何事都可怕;犯罪之後,最重要的是趕快悔改,求神息怒,與祂復和。

『因祢的慈愛拯救我。』

大衛曾說,他必憑着神豐盛的慈愛,進入祂的居所(詩五7)。他也曾禱告神說,求神按着祂的慈愛憐恤他,按着祂豐盛的慈愛塗抹他的過犯(詩五一1)。現在他懇求神拯救他脫離死亡,仍然以神的慈愛為憑藉。他知道他已經闖下了大禍,他的罪孽高過他的頭,如同重擔叫他擔當不起(詩卅八4);除了求神憐恤,按着祂的慈愛拯救他之外,他還有什麼資格向神禱告呢?

有人說,禱告是信徒的權利。若然,神垂聽我們的禱告,是不是祂向我們應盡的義務呢?當然不是!因為我們非常污穢,祂完全聖潔;我們極其卑微,祂至尊至榮。我們之所以能向祂禱告,完全憑着祂的愛;祂之所以要應允我們的祈求,也是出於祂的愛。若不是因為祂愛我們,我們實在不配向祂禱告;除了愛,祂也沒有理由垂聽我們的禱告。並非因我們可愛,更非因我們值得祂愛;祇因祂要愛我們,愛是祂的本性,發乎自然,順乎自然,沒有條件。有了這種認識,我們與神的關係才能保持正常,我們與祂的情分才會更深厚,我們的禱告才會充滿了感恩和喜樂,我們的信心才會更真實,我們的盼望才會更活潑。

『因為在死地無人記念祢,在陰間有誰稱謝祢?』(5)。

此處的「陰間」與「死地」是同義詞,指着死人必去,黑暗而且寂靜的地方(伯十20~22;詩一四三3;九四17)。因為舊約時代的希伯來人都認為人死了,就要到陰間去(創卅七35;四四2931;王上二6;詩八八3;八九48;傳九lO)。就這個意義來說,它便等於墳墓,而不同於「路十六23~24」所說,那極其痛苦的陰間了。

為什麼大衛要如此祈禱呢?

第一、他的病己入膏肓(詩四一8),除非神格外施恩,伸手醫治,必不能恢復健康。

第二、他求神拯救他的動機,是為了記念祂,稱謝祂。如果神不成全他的祈求,而使他喪命,他就不能讚美祂了(詩一一五17)。

第三、他的仇敵不得向他誇耀(詩卅八16;四一lO~ll)。因為他的仇敵是無理恨他的,以惡報善的;但他却是追求良善的,純正的(詩卅八19~20;四一12)。如果神不醫治他,拯救他,而讓叛黨誇勝,是非怎能分明?善惡怎能有別?社會的秩序如何維持?神的威嚴如何顯揚?

大衛遭遇患難的日子,既曉得思想,又曉得求告神(傳七14;詩五十15),而且知道該怎樣祈禱才能蒙神垂聽。他真是一位「信心的偉人」,也是一位「祈禱的偉人」。

當我們遭遇患難的時候,我們究竟是先用自己的方法去解決呢?或是只知盲目的禱告,不知自我檢討,而埋怨神不應允我們的祈求呢?或是先深深考察自己的行為,再歸向神,使我們的禱告沒有任何阻礙,得以透入神的至聖所(哀三40~44),而不斷的體驗祈禱的功效呢?

3.        憂傷至極(6~7

『我因唉哼而困乏;我每夜流淚,把牀榻漂起,把褥子溼透。』(6)。

大衛因不斷的唉哼,而身心疲憊不堪。他之所以要如此唉哼,乃因長了毒瘡,他的肉無一完全,他的傷發臭流膿,滿腰是火,全身疼痛(詩卅八5~7)。與大衛一樣,約伯也長了毒瘡,忍受了痛苦的極限,所以由約伯所受的煎熬,可以瞭解大衛的苦況的一斑。在痛苦中,約伯說,他未曾吃飯,就發出歎息;他求死勝於求隱藏的珍寶,却求不到死。因而唉哼的聲音湧出如水,仍然什麼都沒有解決(伯三20~24)。又說,日間的掙扎,帶來夜間的疲乏;臥在床上,盡是反來覆去,直到天亮。他的身體,以蟲子和塵土為衣;他的皮膚纔收了口,又重新破裂。既往的日子,都消耗在絕望之中(伯七3~6)。這種痛苦,誰能忍受?

除了肉體上的痛苦之外,心靈上的不安,也是大衛唉哼的原因之一(詩卅八8)。每當夜闌人靜的時候,想起自己的愚昧,神的烈怒,致命的病,仇敵的陷害,親戚的遠離,密友的背叛…等,大衛便心裏不安,大大驚惶,而不得不唉哼了(詩卅八1~511~12)。

「把牀榻漂起」,呂譯本作「使牀漂浮着」;原文的直譯是「叫牀游泳」(I make my bed to swim)。這是一種誇大的形容,表示大衛憂傷至極,每夜哀哭,流淚太多,連牀榻都會漂起來。

神准許大衛的仇敵來攻擊他。他們議論他說,他已經被神撇棄,再也得不着神的幫助了;他已經病倒,必不能再起來了(詩三1~2;四一8)。他們甚至設下網羅,要謀害他的性命。一想到他們狠毒的心腸,猙獰的面目,以及兇惡的言語(詩卅八1219~20),大衛便哭了。正如一個孩子在外面受盡欺壓,滿懷委屈的時候,一見到了父母,也會情不自禁的放聲大哭一樣。

大衛不但因被仇敵議論、欺壓、陷害而哀哭,更可貴的是因自己的過犯而哀哭。他知道,他現在所遭遇的疾病的折磨,以及仇敵的攻擊,都出於神的懲罰。他也知道,神所要的祭,就是憂傷的靈;憂傷痛悔的心,神必不輕看(詩五一17)。因此,他要承認他的罪,要因他的罪憂愁(詩卅八18),更要為他的罪哀哭。他要向神哭訴他所受的委屈,他要哭出他滿心的鬱悶,他要以眼淚來洗淨他一切的罪污,他要得着精神上的解脫。

希西家王病情危篤的時候,以賽亞告訴他說,他必死不能活,當留下遺言。希西家便朝牆痛哭,求神憐憫。神記念希西家的眼淚,重新向他宣告:『我聽見了你的禱告,看見了你的眼淚,我必加增你十五年的壽數。』(賽卅八1~5)。

有一次,主耶穌在一個法利賽人的家裏吃飯。有一個罪女,拿着盛香膏的玉瓶,站在主的背後,挨着祂的腳哭。眼淚溼了主的腳,就用自己的頭髮擦乾,又用嘴連連親祂的腳,把香膏抹上。於是,主耶穌轉過來對她說:『你的罪赦免了!你的信救了你,平平安安的回去吧!』(路七36~50)。

希西家和罪女的體驗告訴我們,我們向神所流的眼淚,或為求醫治,或為求赦罪,或為求解脫其他的痛苦,都是神認為最寶貴的。神必把這些眼淚裝在祂的皮袋裏,記在祂的冊子上(詩五六8),並且應允我們的哀求,擦掉我們的眼淚。那時侯,我們所經過的「流淚谷」(詩八四6);我們的「哀哭」,就要化為喜笑了(路六2l)。這種福分(太五4),是何等的大呢!

『我因憂愁,眼睛乾癟;又因我一切的敵人,眼睛昏花。』(7)。

「眼睛乾癟」,即眼睛乾枯收縮,凹進去,呂譯本作「眼睛……損壞」,「眼睛昏花」,是衰老的現象,呂譯本作「衰老昏花」。

由於疾病的折磨,仇敵的陷害,友叛親離的打擊,良心的不安,大衛憂傷至極,流淚過多,以致損壞雙眼,甚至很快就衰老了。與大衛同病,同樣受譏誚的約伯,也因憂傷過度,流淚太多,而呈顯了同樣的衰老現象(伯十六1620;十七6~7)。憂傷的靈,確實會使骨枯乾(箴十七22)!

神給予大衛的懲罰,已到了痛苦的極限;如果神不趕快轉回來搭救他,他已無法撐下去了。

附記:詩篇第六篇還有一段(8~10節),下期可以刊完。然後,暫時停刊,以便準備往印尼和新加坡工作。待三個月後返國,才繼續刊出。敬請讀者見諒,並請常為筆者代禱。


Publisher: 真耶穌教會
Date: 03/01/1980
Print
Email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