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ldwide Sites
Contact
Find A Church
LogoHome   Daily Walk    e-Library   Order  中文 
e-Library Home |  Browse By Category |  Study the Bible |  Read the Bible    
(No Title)
TOC | Previous | Next

林琇珠

暴力籠罩 厄運連連


我的母親她出生於一個富裕的家庭,因為母親是祖父母的獨生女,於是由父親入贅。不料父親卻是個吃、喝、嫖、賭,樣樣精通的人,因此婚後母親便常和父親起爭執,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我們五個兄弟姐妹也陸陸續續的出生。

我有2個姐姐、2個哥哥,二姐從小就身體狀況差,經常藥不離手,二哥的智能也較常人低落,但父親並未因我們這些孩子的出生有所改變,反而變本加厲。

父親與母親的爭吵也從動口演變至暴力相向,有幾次父親甚至拿菜刀追砍母親,母親恐懼得不敢睡在床上,總要躲在床底下才敢入眠;父親也經常在三更半夜,喝醉酒回家後將睡夢中的母親抓起來打,母親的驚叫聲總是使我害怕、無助的大哭,雖然祖父母極力的勸阻,卻常常連他們也被波及,因為我的父親真的很強壯。

還記得小時候,父親曾在我面前「表演」,用力的將一根很粗的鐵棒彎曲,這件事讓我印象深刻。由於父親的好賭,沒幾年的時間,已將祖父母辛苦積攢下來的錢財耗盡,母親變調的人生亦從此展開。

小學時,祖母為了祈求家運的昌盛與平安,拜的更多、更勤奮,也更虔誠,她祀奉的精神令我折服。每每在三更半夜,被她叫醒,奉上一柱香,然而如此虔誠並未帶來轉機,家裡的景況反而是每況愈下,一年不如一年。

小三的那年,住對面的葉阿姨將福音傳給我,那時才知道,原來天地間有一位真神。對耶穌的事蹟與悲憫的心腸,感到驚奇與渴慕,這是我生命裡第一次感受到希望的曙光。

自小三認識神後到國中畢業這段期間,慕道過程是斷斷續續的,因為家人的極力反對,所以能去聚會的次數並不頻繁,雖是如此,但我對神卻有了初步的認識與體驗。

升上國中,我的人生低潮期才正式的展開,主耶穌對我而言,就像一個即將溺水而亡的人所抓住的救生圈,只因抓著主,我才能一次又一次的從不幸的事件中重新站起來。

國一時,父親罹患了肝硬化,他那原本壯碩的身材竟因疾病被折磨得不成人形,看著父親不論在外貌或氣勢上竟有這麼大的改變,我的內心雜陳著各種複雜的情緒與莫名的哀傷。

我愛我的父親,但,我怨,也恨我的父親,因為他使母親受苦,讓我在別人面前抬不起頭來。因為他,我清楚的體認到什麼叫做自卑,什麼叫做不如人。對父親我有著那麼多的愛與恨,我常想,等他老了,我長大了,我一定不理他,卻怎麼也料不到,我還沒長大,他卻病了,而且病得這麼重,這麼可憐,讓我想恨、想怨也不忍心。

國二那年的暑假,父親因忍受不了病痛的折磨而仰藥自殺,他的死,使我的心靈遭受到極大的創傷,因為一直懷抱著夢想──父親會變好,我們家可變成一個溫暖又令人羨慕的幸福家庭,但卻因父親的死亡,我的夢碎了。

不幸的事並未隨父親的死而畫下休止符,反而接二連三的來臨,一件比一件不好,一件比一件淒慘,俗話說:「屋漏偏逢連夜雨。」我們家的遭遇正是這句話的最佳寫照。若非有主,早已沒有現在的我。父親死後,不久祖父也病了,祖父一直像棵大樹,為我們遮風擋雨,維繫著這個殘破不堪的家,怎麼也想不到,大樹竟也有倒下的一天,原來生命真的這麼的脆弱而不堪一擊,當我們都還來不及準備好他的離開時,祖父就走了,留給了我們無限的心痛與懷念。

祖父死後,家裡的景況淒涼,生活拮据,因此國中畢業後,我就離開了家鄉,到板橋遠東紡織廠當一名女工,那是我在慕道期間離神最遠的一年,那一年我沒有參加聚會也沒有禱告,原以為我與神的關係將因此而中斷,主耶穌只不過是位曾經佇足心房的過客,心中充滿了不捨與無奈,我又怎能明白神從未捨棄我,這是當時的我所不明白也無法體會的。

在那年沒有聚會也沒有禱告的日子裡,我的心靈處於極度的空虛與徬徨,恐懼就像一張網,牢牢的將我罩住。我害怕撒但那惡魔的力量,祈望家人都能平安健康,但恐懼和擔憂並不能阻止事情的發生,在那一年家裡依然發生了好多事。

先是母親因受不了祖母的日夜指責,於是選擇了再婚;同年,大哥在服役前夕,竟因路黑騎著摩托車撞入橋下,死了;祖母因大哥的死,傷心過度,中風了。這一連串的事故,使我感到生命所必需承受的「軛」太過於沉重,而活著也沒多大的意思,因此有了輕生的念頭。

就在此時,主再一次的走進我的生命,使我得著活下去的勇氣,也讓我體會到生命雖然渺小卑賤,看似沒有存在的必要,然而主卻憐惜:「壓傷的蘆葦祂不折斷,將殘的燈火祂不吹滅。」(馬太十二20),因此我要學習仰望神,去體會生命的可貴。

真光照耀 心靈平安


祖母中風後,需要家人的照顧,於是我回到家鄉。適逢高中聯考,便報名考試,中斷一年的課業,只憑藉著神對我的愛與憐恤,我竟能順利考上鎮上的一所省立高中。

原本打算在鎮上的工廠找份工作,然而神自有祂更美好的旨意,讓我可以繼續升學,這對我的信仰建立根基有著非常大的幫助,因為學生的生活單純,時間也比上班時能自由支配,我除了可以參加晚間聚會外,還可以守安息聖日,就這樣我在信仰上得以慢慢堅立起來。

唸高中的那段歲月,是充實、忙碌並且喜悅的,雖然每天我得在5:30分左右起床送報,幫祖母餵食早餐後才能去上學,放學後又得趕忙做完家事和功課才能去聚會。

在假日我又必需到處打零工,日子過得很忙碌、很累卻也很快樂、很滿足,那段日子,是我第一次體會到原來人在患難中忍耐時,竟也可以得到心靈的平安與快樂,而且快樂並不一定要很健康、很有錢或很平安才可以擁有。

高中三年,並未因信主受洗而獲得「患難豁免權」,但我卻因認識神,相信神而獲得了前所未有的安慰與心靈平安,因為有主可倚靠,我才有勇氣去迎接每一天。那時家裡依然發生了不少事,二姐因病在我高一升高二時去世了,再一次讓我嚐到了生離死別的痛苦。

二姐生病其間母親為了照顧她,經常南北兩地奔波;因為貧窮,她幾乎沒受到最起碼的醫療照顧,那種心痛又豈是三言兩語可說得清楚明白,貧窮的人似乎連生病的權利都沒有,若非有主我怎能熬得住那段心裡淌血的日子。隔年,我的繼父也因肝癌與世長辭,此時母親回到了家鄉,這是我與母親長相聚守的開始。

在母親回家以前,住對面有一位教會的信徒葉阿姨,她總是抱持著無比的愛心與耐心,照顧我中風的祖母。每當我上學或打零工時,她會準備一份午餐,餵食祖母,也會幫祖母換洗骯髒的衣物,她的愛心深深的感動了我,至今依然無法忘懷。

她使我獲得了無法言喻的溫暖和安慰,我想她大概就是神所為我預備的天使,讓我在痛苦中得以忍耐下去,我常想如果沒有她,我一定無法順利完成高中的學業。願神記念她的愛心!

畢業典禮結束才沒幾天,我的祖母也走完她人生的最後一段旅程,安然離世,雖然祖母在世的最後這段歲月,在肉體上承受了諸多的不便,但她卻也因此而接受了耶穌,這是我與母親得到的最大安慰。一連串接連不斷的變故,若非有主可倚靠,相信我和母親是絕對無法承受得住的。

嚴重車禍 蒙神憐憫


過了幾年平順的日子,在1990年3月初,我遭遇了一場車禍,外傷非常的嚴重,我的右小腿被撞得粉碎,右腳掌也扭曲變形,我的右小腿肚因肌肉壞死而割除了一大塊,第二根腳趾頭因骨髓炎切掉了一小節,小腿也因骨髓炎而差點被截肢。

住院七個多月的那段日子,我經歷了有生以來肉體上最大的痛苦,小腿肚因割除壞死的肉,所以有塊比手掌還大一點的地方是沒有皮膚的,每天換藥時就會經歷那種痛得死去活來的滋味;因怕感染,每隔一天就必須做擴創術,直到確定傷口真的無菌才可做植皮手術。

因為骨頭粉碎,除了做外固定手術外,在膝蓋下方,用一根綱絲將碎掉的骨頭箍緊,至今那根綱絲依然存在。每當我看著癒後的疤痕,內心就充滿著對神無盡的感恩,今天還能用這雙腳站立,實在是神特別的施恩、憐憫。

由於骨髓炎,小腿挖掉了一大塊骨頭,原本醫生是建議做截肢手術的,因當時我的外傷很嚴重,體能狀況不佳,加上擔心骨髓炎會引起敗血症可能連命都會賠掉,因此醫生認為截肢是最好也是最快的方法。

當時幫我做醫療決定的都是教會的負責人及執事,他們曾詢問我的意願,我回答說:「若果真要截肢,我並不排斥,相信神必預備,不會讓我成為家人的負擔。」就這樣,教會的負責人、執事決議不截肢並全心靠主,現在回想起來,他們當時所承擔的壓力必是巨大無比,正因如此,在人的軟弱上更顯明神的偉大作為,將神的名高舉,使大家都在這件事上得到了造就。

當時我住在803軍醫院,凡我所做的手術,沒有一項不成功的,原以為除了神幫助外,運氣也很好,神卻讓我清楚知道,一切的成功都是祂的憐恤。

車禍剛發生時,不到兩天的時間,我的口腔整個潰爛,就連喝牛奶都覺得很痛,當時也不知是因打點滴的關係還是因受傷的疼痛,一直都不覺得餓,因此轉診到榮總的那一個星期,幾乎沒什麼進食,體重一直下降,加上沒有病床、沒有主治大夫,根本就不曉得小腿的肌肉已經壞死、骨頭已經發黑了,我還傻傻的等待病房。

幸好神差了一位實習醫生告訴我,這樣的等待是不可能等到病房的,便請母親打電話告訴教會的負責人,很快的聯繫到803軍醫院,也指定了主治醫師。

車禍發生後的第七天我轉院至803,當晚主治醫師來察看我的傷勢,就連夜的進了手術房,原來我的腿已遭嚴重感染,而整個過程中我時而清醒時而昏睡,醫師推測我的體重可能只剩不到30公斤,而我個人所呈現出來的身體狀況又很差,所以醫師建議截肢。在人眼中看來似乎渺小毫無希望,但在神眼中並無難事,就是在這種情況下,不但病情不再惡化反而好轉,而且連植皮與植骨手術都很成功,這大概就是連醫師都承認的神蹟吧!

植皮手術是從大腿上方割下一塊手掌般大的皮膚來移植,據說當時803的植皮成功率並不高,但在神卻沒有難成的事,因為一次就成功了。

我如何確定是神的大能恩典呢?那就是在割下皮膚的傷口處,醫師一再保證,只要三個禮拜的時間,傷口一定可以痊癒,然而一星期又一星期,一個月又一個月,直到出院,傷口依然未能痊癒,這是神給我祂大能恩典的明證。由此可知,我當時的身體狀況恢復得並不理想,然而神的大能並不侷限在我個人有限的體能條件裡,就連難以成功的植骨手術也是一次就順利完成。每一次成功的手術,都使我減輕了肉體上的痛苦,也縮短了住院的時間。

在出院前半個月我認識一位年輕的病友,他比我早半個月住院,從事建築工作的他,工作時不小心被一根小鐵釘刺傷,自行敷藥的結果卻是併發骨髓炎,住院時他是自己帶著行李來的。因他聽說這位醫師醫術高超,於是指定了與我同一位的主治醫師看診。

他的傷口不大,挖掉的骨頭也只是一小塊,沒有其他外傷,住院時健壯如牛,卻在我即將出院時衰弱得坐不起來。他必須等待再一次的植骨手術,確定傷口乾淨時,割取左腹旁的軟骨削成一片一片的植入,他對未來是那麼的灰心與擔憂,看到他,我更加明白神在我身上所施行的拯救與憐憫是何等的大。

雖然我在肉體上承受了從來沒有經歷過的痛苦,但也同時體驗到神與我同在的最大喜樂與平安,想必這是我身為一個基督徒最大的幸福。

生活所需 神必預備


上述我見證了醫療過程所蒙受神的恩典,除此之外,神也為我預備了出院後的生活費。我原是考一年一聘制教職缺的代課老師,所有的住院費用是勞保給付的,但是一到七月,我的勞保即刻被中止,龐大的醫療費用馬上成為我們家最沉重的負擔,學校想替我以個案方式續保,卻因不符規定,無法通過。

就在此時,教會有位執事,向縣議員陳明我的窘境,讓他起了憐憫之心,答應以個案方式向教育局代為爭取,但並不保證一定成功,因為以前並無此案例。

神了解我們的需要,祂所賜予的恩典比我們所求的還要多,教育局竟以個案處理,讓我的教職延聘一年,不但勞保的醫療問題獲得解決,就連生病那年所需的生活費用神都預備了。

出院前醫師告訴我,雖然腳保住了,但日後可能會出現長短腳的後遺症。聽完醫師的話,我仍滿心的感謝神,因祂讓我保住了右腳,我早已不敢奢望它會和原來的一樣,但我深信全能的神既向我施行那麼多大能的恩典,只要繼續倚靠仰望祂,祂必定不會讓我成為家人的負擔。

神的愛是那麼的長闊高深,不但賜給我一雙新的腳,就連病癒後的工作也都為我預備了。但願神開啟我們的眼睛,叫我們不論在患難、試煉、危險或不幸中,都能夠看見神,因為能夠信靠神,人生是那麼的甜美幸福。

編者案:「人生在世必遇患難,如同火星飛騰。」(伯五7)
在艱難的環境中,自殺不是唯一的解脫,誠如蒙恩者所說:有神成為我們的倚靠,即使在不幸中,依然可以感到幸福。




Publisher: 棕樹文教基金會聖靈月刊雜誌社
Date: 07/01/2005
Print
Email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