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ldwide Sites
Contact
Find A Church
LogoHome   Daily Walk    e-Library   Order  中文 
e-Library Home |  Browse By Category |  Study the Bible |  Read the Bible    
(No Title)
TOC | Previous | Next

多倫多教會 劉淑芬

謹以此文記念我敬愛的母親──劉林芹長老娘,逝於主後2007年3月7日。

這趟回家的路顯得格外漫長而淒苦,我在飛機上,心情異常平靜,明知12小時以後才能回到家,可是回到家卻再也見不到母親了。

驚聞噩耗

3月6日我去上班前隨手拿起母親送給我的金幣別針別在外套上,那別針我甚少使用,當晚(台北時間3月7日)我接到台北家人的電話說母親不見了,於是跪下來禱告,照說是焦慮緊張的時刻,然而靈裡內心毫無憂慮,還頻頻打哈欠,心想還不到就寢時刻,為什麼神說「休息」呢?果不其然,約莫半小時後便傳來噩耗。

「為什麼不等等我呢?其實我已經準備回家見您了。」我不禁嚎啕大哭起來。農曆年前母親曾二次問我,要不要回台灣過年,並託哥哥給我一個大紅包。我原想在父親忌日前(3月下旬)返台,給母親一個驚喜,那知母親等不及見我,便回天家了。

據家人說,母親前天晚上即因氣溫驟降,身體發冷,一反常態地嚷著要回家,說:「這地方很陌生,不是我的家。」二嫂在電話中問她到底要回去哪裡,她回答說:「我從哪裡來,就往哪裡去。」莫非這一切早有定數?

預告回天家

母親今年剛好80歲了,無論按《聖經》或世人的看法都是長壽有福之人。早在23年前,有段時日,耳背的她在入睡之前,竟可清楚地聽到讚美詩的歌聲,因為是唱台語的,反覆聽了幾次後,她自己都會哼唱,那是第194首〈安息在天家〉。而這一兩年來她的身體急速退化,不免令人憂心。

去年3月7日大嫂告訴我,母親事實上有肝硬化和糖尿病的病症,均靠昂貴的藥物在維持,我將內心的掛慮告知好朋友柯姊妹,當晚(台北時間3月8日)柯姊妹為母親代禱,她原是要求神眷顧母親的身體,然而禱告中卻感覺主樂意接母親回樂園,為時20分鐘的禱告是溫馨而喜樂的,禱告後直覺母親蒙召的日子近了。

爾後,她再一次為母親代求時,想到主要接母親回天家這件事,遂求神保守母親的信心,不怕病痛、有力量度過人生最後的階段,這時意念中彷彿看到一位微胖的婦人睡在床上,神在床邊祝福她,加添她的心力。

同年6月5日,柯姊妹問神,確知神的心意是要接母親到天國,很為她高興。所以她深覺母親蒙神喜悅,非常有福氣。

6月24日清晨,我做了一個很特別的夢,夢中一景是母親從一房間走出來,身材圓潤卻不臃腫,臉上沒有皺紋,像動了美容手術般,變年輕了,且氣質溫柔嫻淑,不久,她又一言不發地走回她的房間。

我再走進大廳,看見父親與坐在一旁的張長老,即刻跑去與父親熱情相擁,而張長老則看到我們父女情深而笑逐顏開。這時我感覺床在震動,彷彿有人在禱告,於是從睡夢中驚醒過來。

主拭淚水

沒想到一年後,神果然按照祂的旨意接母親回天家。今年3月7日上午,母親因急性心肌梗塞而辭世,沒有預警,讓我們子女錯愕不已!當晚柯姊妹求主安慰我,禱告中聖靈感動她揮起右手來,然後左手又揮別起來,好像神要她與母親道別,她警覺地心裡說:「伯母再見!」

緊接著雙手交叉得揮舞起來,再說「再見」,在意念中彷彿看到母親前往樂園的路上,還回頭笑著向她說再見,柯姊妹手放下來後,再求一次體驗,雙手又揮起來。3月10日,柯姊妹於禱告再得知,主說:「她在樂園。」柯姊妹靈裡的體驗及時撫慰了我喪母之慟,感謝主。

3月9日抵達台北後,我便迫不及待要見母親。那天陰雨綿綿,一到殯儀館,有位志工即很熱心地為我引路,他似乎對我有一種特別的惻隱之心,一路陪伴我直到離開為止,為時約有40分鐘之久,他說見我很眼熟,可我長居國外才剛抵國門,怎可能認識我?

他的愛心令我萬分感激,不由得相信這也是來自於神的安慰。當工作人員將冰庫打開,我看見母親臉色甚是紅潤,神態安詳,稍稍安心,便開始對她說話:「媽,我是阿芬,我回來了,從溫哥華回來看妳了……」

此時我彷彿聽到母親回應「嚒」地一聲,一如她往常的習慣,在睡夢聽到我的聲音回答我,頓時,有一種母親在睡覺的錯覺,便平靜地繼續對她說話,直到意識到她已安息的事實才忍不住啜泣起來。

雖然明白母親很有福氣,蒙主恩召,安息主懷,然而生離死別仍是凡人所不能承受的痛苦,太沉重了!我向神訴說情感上的軟弱,求神憐憫。

3月12日早上,思念之情湧上心頭,不能自己,便跪下來禱告,然心情很紛亂,根本不知該如何向神說話,只一味哭泣,而腦海中不斷浮現出母親的影像,她變得比較年輕,對我露出慈母般憐惜的笑靨,教我更加感傷,因為不捨與母親分離,情願與她同去,卻無奈自己的時候未到,禱告中除了靈哭外,還不時出現靈笑,夾雜其中,所以確信母親很快樂。

最後決定止住哀傷,漸漸結束禱告,這時突然感覺母親在對我揮手,意指再見,仍然面帶著微笑。那靈裡的相會、情感的交流是如此地真實而感人、教人難忘。

主允所求

去年3月8日當我得知柯姊妹禱告的感動時,曾寫了以下的電子郵件給她:

「謝謝妳為我媽禱告,並告訴我妳的感動,妳的話語也即時安慰了我,相信她已經忘了我帶給她的煩憂或痛苦了。

早禱時我對神說:感謝主賜給我這麼好的父母,從他們身上讓我體會到神的愛是何等偉大,求主讓媽媽知道我多麼感激她,多麼想孝順她,不要再為我掛心了,求主讓她人生的最後階段平安喜樂,沒有太多肉體的痛苦;我也求主紀念妳的愛心,代禱是我現在唯一能為她做的事。也許以後主耶穌會告訴她……。

我已經開始準備將和母親離別的事情,雖然很痛苦,但只要她回到天家,我就很開心了,關於這點,我從來都沒擔心過,因為她信主後吃了很多苦,從沒埋怨過神,反而說『信就要信到底、不回頭』;她對女婿媳婦們都很有愛心。

我父親過世時,我曾期許媽能活久些,至少到80歲吧!而她也是一個愛惜生命的人,如果臨走前沒有太多病痛的折磨,那麼就是神給她在世間最後的福氣了。」

現在讀來,震撼不已,也倍感神的恩典。神已應允我所求,讓母親日子滿足後,安詳而去,並提前讓我做好與母親分離的心理準備,好似讓這死別的痛苦「分期付款」地償付掉,所以當日子到時,就不再痛楚不堪了。

故人懿德

母親過世前不久,曾對我透露她的苦惱和祕密:「我現在每天都在忙著照顧這雙腳,我對神許願,如果可以讓我走路走得好,我就要去參加訪問。」

她語氣堅定,如孩童般的天真,令我不禁莞爾,心想她老人家多有病痛在身,仍不減為主作工的心志。實則母親對主一直有一顆如小孩子般單純的心,天天為子女、教會、甚至國家祈福。

每次靈恩佈道會結束,她便數算著有多少人受洗和得聖靈,關心教會的聖工發展;她看重子女的信仰勝於世上的成就,常常督促我們要守安息日、參加靈恩會。

父親生前曾對我說,「以前還做生意時,一次她拿錢叫我奉獻去,我一看,心裡真有點兒不捨,但這是妳媽的心意,也就照做了。」母親愛主之心,可見一斑。此外,她也有一副悲天憫人的心腸,默默行善,不與人計較。

母親的個性剛毅務實,與感性浪漫的父親恰成對比,然而也因她的堅強果敢、勤儉持家,才支撐著全家度過一段艱苦患難的歲月,不僅在家庭上她成為父親的好幫手,在教會的聖工上更是。

3月18日東園教會為母親舉行告別式,很精心地放映了一些母親生前的照片,其中也包括她與父親的合影,出我意料地,長執傳道們都不約而同地再一次追懷父親生前為主所付出的勞苦,那至少是12年前的往事了,而他們也一致肯定母親這個幕後英雄,頓時,我為自己是義人的後裔而感到無比的驕傲。

有福之人

回顧母親的一生,如經上所云,盡是勞苦愁煩(詩九十10),她生前不多享受、敬虔度日,與父親同承生命之恩,如今,息了世上的勞苦,得享永生的福樂,何等有福(啟十四13)!

3月18日那天,雖然感情脆弱的我仍淚眼婆娑地送別母親,但靈裡卻很清楚地知道她很快樂,因為她回家了,終於回到了她一生所追求的更美的家鄉(來十一16),更何況與父親在天上相會,該有多開心啊?!

願一切的榮耀頌讚都歸慈愛父神的名下,阿們。




Publisher: 棕樹文教基金會聖靈月刊雜誌社
Date: 06/01/2007
Print
Email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