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ldwide Sites
Contact
Find A Church
LogoHome   Daily Walk    e-Library   Order  中文 
e-Library Home |  Browse By Category |  Study the Bible |  Read the Bible    
(No Title)
TOC | Previous | Next

劉明賢



聖經記載,起初神創造天地萬物和人類時,把人類安置在最適合居住的伊甸樂園裡。但始祖犯罪後,人類生活在罪惡的世界裡,被罪惡轄制,人與神間的關係崩壞了,人神之間也築起一道被罪隔斷的高牆。而主耶穌基督為了拆毀這道高牆,彌平人與神間關係的破口,甘願自己釘死在十字架上廢掉冤仇,讓十字架下人與神兩下可以合而為一,成就和睦,且歸為一體,與神和好(弗二14-16)。

認真說來,如果信徒都能真實活出基督的信仰,實踐主的教訓,那教會必然像耶路撒冷被建造,如同連絡整齊的一座城(詩一二二3),理當不會有任何的破口。可放眼今日教會,仍不免出現破口,有時原本暢通無阻、彼此交通的管道也會橋斷路毀,所以一段期間過後,信徒們常常要一起重修「補破口與修路徑」的功課,而這個功課真的不容易做好。

教會最常見的破口,就是信徒彼此間屢有因不同的成長歷程或種族語言文化背景等差異,在同一間教會日常彼此互動中產生嫌隙,沒有及時化解,到最後無法在同一間教會出入往來,雙方中有一方便離開原來的教會,到其他鄰近教會去聚會,不論離開或留下者,總免不了受傷。

離開是一個重大的決定。說起來,每個人一生都在做許多決定,這些決定都是一種價值觀的判斷與選擇,而愈重大的決定,考慮愈多,影響也愈深遠。尤其不同信念的人,根源於核心價值的不同,所做出來的決定更是南轅北轍。不僅政治上的信念根深柢固,讓不同信念的團體涇渭分明,甚至無法對話;即便是相同的宗教信仰群體,但來自於不同成長歷程或種族語言文化背景差異的信徒們,要融合成為意念相同、愛心相同,且有一樣的心思、一樣的意念的神國子民(腓二2),往往也要經歷長期的磨合。有時總不免出現信徒個人或家庭從A教會離開到B教會的現象,這類現象有些信徒會因單一事件忽然轉頭就離開,有些是一段期間許多事件的累積。

面對這類現象,我們該如何看待?可以做些什麼?如果有一天當自己陷入這類事件而有離開的意念時,當下會考慮什麼?優先順序如何?會先求問神嗎?願意用禱告來順服神的帶領嗎?還是照自己的意思向神求?會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嗎?還是自身難保,顧不了別人,先走再說?對於即將離開者,我們能做哪些使人和睦的努力?對於已經離開者,我們能為他們修好哪些回家的路?

在浪子回頭的故事中,當小兒子執意要離開父家時,可曾顧念其傷透了父親的心(路十五12-13)。不論信徒哪一方要離開原來的教會,對該教會的牧者來說都是傷痛的。面對信徒彼此間的嫌隙,如果能及時找到雙方都信任的公正第三人,針對說者原意與聽者解讀可能產生溝通上的誤解,讓雙方有機會坐下來溫柔對話,化解彼此間的心結,就不會任由事件惡化,關閉溝通的大門,以致最終只有離開一途。

自古以來,城市匯聚人口,城牆保護城市,道路便於交通。評估一座城市是否宜居,首重安全與生活機能便利性。英國經濟學人信息社(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 EIU)於2018年8月18日發佈當年全球最宜居城市,一共收錄全球140個城市,評比條件包括政治和社會穩定度、犯罪率(安全性)、教育品質和居民醫療保健等面向,評比結果,最宜居城市前10名皆係安全又便利者,第一名為奧地利維也納,另加拿大及澳大利亞各占3名,日本2名,丹麥1名;而最不宜居城市第一名為敘利亞大馬士革,係飽經長年內戰蹂躪、生靈塗炭之地。在聖經的舊約時代也曾經發生被擄歸回時期的耶路撒冷城的城牆毀壞失修,威脅猶太人居住安全。因此,再怎麼堅固的城牆和便利的道路,若任由戰火、地震、強風、暴雨、雷擊等經年累月的衝擊,總難免破損。當城牆產生破口,敵人便有可乘之機,當破口無法及時修補就會愈破愈大,城市終將變成危城;如道路崩壞,阻斷出入,城市最後亦將淪為孤城。

信徒對信仰的看法、想法和做法,常常因不同的成長歷程或種族語言文化背景等差異會產生落差,加上彼此間不夠認識了解,平時也沒機會常常彼此談論信仰。一旦有一天乍聽對方談論較敏感的信仰議題與自己認知有歧異,沒有及時進一步與對方了解探究這種歧異背後的意涵,只是擱在心裡,或說給第三人聽,慢慢就在心裡作出判斷或區分彼此,甚至把對方貼上標籤,這都是不可取的。

談到信仰,每個人都有盲點,即便使徒也不例外。彼得對聖俗之辨曾陷入極深的迷思,直到神以異象親自向他啟示,他才明白神所潔淨的,人不可當作俗物,並開啟外邦人百夫長哥尼流受洗歸主的大門(徒十章)。另外,彼得對外邦人受割禮的迷思也曾受到保羅的指正(加二11-14)。再說保羅,在未認識主前,受教於迦瑪列門下,按著祖宗嚴謹的律法,熱心逼迫信耶穌者直到死地,無論男女都鎖拿下監,直到在大馬色的路上被主光照後,才明白從前的信仰是大錯特錯(徒二二3-4)。信主前熱心逼迫教會,就律法上的義說,是無可指摘的;信主後,先前以為有益的,現在因基督都當作有損的,而以認識主基督耶穌為至寶,將萬事丟棄,看作糞土(腓三6-8)。

至於在高位的掌權者,如舊約時代絕大部分的君王,以為自己無論做什麼都對,往往更容易偏行己路,剛愎自用,不像智慧人肯聽人的勸教,反而像愚昧人般自以為正,卻是行神眼中看為惡的路,至終走向死亡之路(箴十二15,十四12,十六25)。
凡人一切所行的,在自己眼中看為清潔、看為正;惟有耶和華衡量人心(箴十六2,二一2)。

人不是神,我們不能像主一樣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這是僭越神的。我們只能渴慕真理、查考真理、遵行真理。對於信徒彼此間不涉真理的互動上的嫌隙,或信仰看法上的差異,如果我們能先放下自己心中的成見,就會看見各種可能,也看見自己的盲點。常常自我省察,從自己眼中看到的世界,和別人眼中看到的世界究竟有什麼不同,為何不同?如果是主,會怎麼看呢?我們能與差異性較大的信徒和睦相處嗎?還是只能留在同溫層的舒適圈內?這當中往往需要更多的互相包容與彼此接納、彼此了解,在靈裡相通,在愛裡相繫。這樣,信徒們在融入教會生活時,那些水土不服與擦槍走火的情形,自然就消失無蹤了。

當摩西看到百姓再三悖逆神、惹神憤怒,就在神即將出手滅絕百姓的當下,摩西及時站在破口當中,使神的忿怒轉消,百姓也免於滅絕(詩一○六23;出三二32)。

當尼希米聽到耶路撒冷的城牆被拆毀,城門被火焚燒,他哭泣悲哀在神面前禁食祈禱,承認自己和以色列人的罪,並抓住神藉摩西吩咐以色列人歸向神的應許,便積極展開充滿智慧、勇氣與果效的修建城牆大工,在短短52天內完成不可能的任務。從《尼希米記》中張力十足的劇情,看到一位智勇雙全、勇於承擔的領導者如何挽救同胞於頹圮的傾城,讓我們時常汗顏。

牧者在關鍵時刻的勇於承擔,確實帶來了改變的關鍵力量。但牧者何在?誰是牧者?

那些出於你的人必修造久已荒廢之處;你要建立拆毀累代的根基。你必稱為補破口的,和重修路徑與人居住的(賽五八12)。

主耶穌是我們最大的牧者,我們都是祂草場上的羊。昔日,主親自囑付門徒要牧養祂的羊;今日,主依然託付牧者要牧養祂的羊。

牧者不單指傳道人、長執、負責人,所有出於神、被神感動選召參與補破口、修路徑的,都是守望這座城市、這間教會的牧者。好牧者為羊捨命,從沒有選擇羊是否好照顧、血統是否純正,更不會棄羊自己跑去尋找淨土。願我們都能效法主、效法尼希米、效法摩西站在破口當中,同心修造荒廢已久的牆垣與道路,用愛與生命守護神的羊,讓神的教會充滿神的愛,體現神的帳幕就在人間。







Publisher: 棕樹文教基金會聖靈月刊雜誌社
Date: 04/01/2019
Print
Email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