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ldwide Sites
Contact
Find A Church
LogoHome   Daily Walk    e-Library   Order  中文 
e-Library Home |  Browse By Category |  Study the Bible |  Read the Bible    
(No Title)
TOC | Previous | Next

沙巴/梁源安

回憶往事,主恩無微不至,心中不免起了動筆念頭,雖然我文字差,不善於寫作,一向以執筆是我的重擔,但為報答主恩,以免埋沒主的恩典,把蒙恩的經過登於聖靈月刊,藉以宣揚主的厚愛,榮耀主名。基於這個理由、卻毫不在意文章如何地差,貽笑於人,而作此見證了。

一.  家兄被樹壓中無恙

十七年前,是時我尚未移居斗湖乃居住「吉列港」,於距離吉列港七里水路的「沙拉督」鍾兆龍私人木材公司,參與伐木工作為生,該處交通非常不便,除了水路之外,並沒有公路可供汽車行駛或步行等路,出入是靠舢舨代步,須經划二小時洶急的水路。且伐木工作甚為危險,以二個大人合抱長達二十五公尺的樹桐,僅以八人分為頭尾兩端各四人,使用撬棍插進樹桐下面泥土,再以肩頭抬起然後使力勁撬上火車拖格,一不小心便有遭樹桐壓成肉餅之危,因此幾乎每月間中都有不少人受傷,甚至遭樹桐壓中而死於非命的也不鮮的事。由於管工是五兄,所以我被派為較輕鬆的指揮工作,初時見同事們操作過於危險也不免提心吊胆。我們同夥只有十二人是十夥中人數最少之一,但工作成績卻是不錯的。由於此故,頗得公司方面重用、而另被安排,一份兼承建火車軌道工作。工作所在地走位於山間,相隔公司宿舍甚遠,從宿舍撐鐵道腳撐車,須三小時方能抵達。而宿舍又住滿了來自遠方砂勞越的依班籍人,故此無從再容納我們這一夥,迫得每天自吉列港出發,先是划舢舨到公司宿舍,然後再轉程鐵道前往工作地點。往來不知費了多少時間、精力,如此工作不知不覺中差不多兩年多。在工作期間每當遇險都蒙主眷顧,而得以化險為夷,以致引起外邦人紛紛議論。有的說:「你們信耶穌的多麼好,不用燒香殺雞祭拜,耶穌居然保佑您們。」尤其是三兄有一次正在用勁舉斧砍伐木時,我在相離約三十碼遠處上鐵道生橋螺絲,而其他所有同事們則在附近不遠處,亦各自揮斧伐木。豈料其中一同事,不知何故大樹反倒,不偏不倚倒向三兄處,當時嚇得我焦急不已,高喊一聲「哈利路亞!」接着旋即三步作二步的上前而至,唯只見堆積滿了,樹枝及重重疊疊的濃葉,人也不見了。是時驚動附近工作的外邦人紛紛趕到圍觀,之後家兄竟從葉叢中爬出來,且無恙,感謝主這都是主的保護。

二.  小舟翻覆有驚無險

我們工作時間是規定,由早上七時開始至下午六時收工,安息日為休息日。為了適應工作時間,除了休息之外,每天凌晨二時便起床前往上工,經過一番水路及鐵道,每每到山間工作地點時已是開工時間,收工回家後往往是午夜十一時。此乃我兩年多的生活,工作雖辛苦,但畢竟是主安排的,雖然公司方面,曾有到山場建宿舍的計劃,我們上工由吉列港出發諸多不便的困難,然而礙於該

處未有可供飲用的水,因而只好作罷。有一次由於一連下了四天傾盆大雨,因而受影響不能工作。第五天凌晨二時起床,發覺沒有下雨的跡象,於是只好偕同家兄,匆匆趕着划舢舨上工而去,詎料剛到相離公司宿舍約三分之一遙水路處,舢舨竟不知何故,突然傾覆,整個人被落到河裏面,原本不太諳水性的我,而且身穿極厚繁重的衣鞋,又適逢雨季,河水瀑漲達四、五十公尺,以致沿河西岸草地

均遭洪水淹沒,彷彿汪洋一片,尤其是激流不堪,致使一些河邊附近的居民,男女老少為了安全,爭先恐後而逃避於高原處,況且又是凌晨二時許,無論如何,上述之種種不便,按常理對於游泳本領差勁的我而言,已足以致於死地的了,然而我卻能順利地,從河裏中游至岸邊,而得倖免一死,尤其是五家兄,為了搶救舢舨,既一面游一面把舢舨推送直靠岸邊,若不是主的恩典,怎能如此呢,這使我深深體會,信主好處乃在於此了。

三.  在山中禱告受聖靈

一九六三年九月中旬,為了申請斗湖移殖區芭地,偕同五兄前往亞庇陳馬可執事處,彼時適遇陳執事不在家為訪問教會而去「古達」,於是承執事娘介紹認識「邱玉田」弟兄,由邱弟兄鋪路、因此申請進行得非常順利,不出二星期便獲得有關農業部批准並通知移居斗湖日期,於是年十月下旬遷往斗湖,由於位於沙巴東海岸的斗湖,氣候較西海岸內陸中部區的「吉列港」炎熱,所以初到時不適應,家人因此而發高燒、嘔吐等病均賴禱告蒙主垂聽得以不藥而癒。之後不久,由台灣總會派來的楊約翰、林奉來執事到訪,經楊、林兩位執事的勉勵,大家受感動以至熱求聖靈,故受聖靈者甚多,除了我未受聖靈之外,還包括兒童在內,幾乎沒有一個未受聖靈,使我大失所望。自以為信心強於人,禱告迫切,每次均汗流浹背。眼見眾人都受聖靈自己卻依然毫無感受,不禁產生一連串的懷疑,主為何不讓我受聖靈?倒讓我在這方面而受虧?難道我的缺點較他們多?而他們沒有缺點?這樣公平嗎?為此就對禱告已失去先前的熱誠,高興就禱告,不高興

便罷了。求聖靈更不用談,甚至於連安息日聽道不能發生興趣,反而打瞌睡,實有重蹈昔日猶推古之覆轍。靈性的虛空和魔鬼的引誘,實在令我沈迷,以世界虛華為天堂,靈性墮落至此可怕地步,簡直喪失了靈命。如今回憶,真有往事不堪回首之慨,但感謝主!沒有讓我長此下去不能改掉以往對主錯誤觀念,形成主的絆腳石後果不堪設想。且於一九六五年三月十八日,蒙主感動使我重燃起熱心,求聖靈到山間禱告四天,最後一天是三月廿一日,終於受了聖靈,願一切榮耀歸主名,阿們。


Publisher: 真耶穌教會
Date: 01/06/1984
Print
Email
Feedback